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聽說你喜歡星星
聽說你喜歡星星 連載中

聽說你喜歡星星

來源:google 作者:我想吃薯條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桑月 邢星

星星說,他也喜歡你桑月原本在天上喜歡上一個人,但是在凡間的時候有個人毫不保留的說愛她這是桑月帶領她在凡間的小隊破案的故事展開

《聽說你喜歡星星》章節試讀:

「你們就是報案人是吧」被謝柯狂轟亂炸姍姍來遲的方隊問道

「哎是是的」被桑月一把拽過來的馬順替他們先回答了方隊

「行,知道了,有問題會來找你們的」方隊打了個哈欠,讓他的手下把屍體先搬走

「哎不是,你就不問問什麼,就這麼走了?」謝柯大受震撼

「管的着嗎你們,別忘了這一片是我的區域,我說怎麼辦就怎麼辦」方隊本就對瘋狂叫他們來的人有所不滿

謝柯還想說什麼,被桑月一個眼神制止住了

「方遠是吧,我記住了」桑月看着方遠衣服上的名字,念了出來

方遠一看桑月不大好惹的樣子,心虛了幾分「因為這邊出的事比較多,所以我們還有好幾份案件同時要偵查,所以我們就··」

「第一起事情都發生這麼久了,也沒見你們有什麼行動啊」

方遠一時語塞,準備和手下灰溜溜的走,臨走前還和村長對視了一眼

「哎方隊也是很忙的,畢竟出了這麼多案子,我們也要體諒體諒,希望你們還是從源頭出發,沒想到這個兇手連外面的人都不放過」馬順低眉順眼的說道

「你為什麼會覺得殺死思思的會和害你們村子的是同一個人呢」邢星盯着馬順的眼睛

「這這這,在那些孩子沒出事前,我們這個村莊可是很和平的」馬順心虛的說道

「不見得吧,你自己手上沾了幾條人命難道你不清楚嗎」桑月站在馬順旁邊看着他說道

「怎麼會··怎麼會」馬順抬起手擦擦滑落下來的汗水

「你的事情,我們後面再跟你慢慢算」桑月拍拍馬順的肩,拍完還很嫌棄的拍了拍手,轉身向陳大花的家中走去

「那這個男的怎麼辦啊」謝柯指了指還躺在地上的人

「可以先帶到我家」陳大花說道

「也是,萬一兇手還想對他下殺手」說著邢星就幫謝柯將他扶了起來

「沒關係星星我一個人可以」謝柯將那個男子的手摟住自己向前走去

邢星看着思思的鬼身也跟着她男朋友走去,便和管榆一起跟上

陳大花是最後一個走的,等他們都走了一段距離後,她才走到馬順旁邊,如果邢星他們轉過身,就會看到她臉上一臉恨意扭曲的說道「只是時間問題,對吧?」

馬順恍惚着神情向自己家中走去,「我不會有事情的,不會有事的」

謝柯將情侶男放在沙發上,「他也太不經嚇了吧,我都懷疑他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才這麼害怕」

「叫起來問問不就知道了」桑月拿着桌上一大壺涼白開直接倒在他身上

思思一臉不贊同的看着桑月,但也沒敢說什麼

情侶男幽幽轉醒,回想起來發生了什麼事情後,又驚恐的問道「你們到底是誰,這裡是哪裡,你們到底要幹什麼」

「我們只是想知道為什麼思思會出現在那個地方」

「我不是都說了嗎我不知道」他滿臉崩潰的說道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事情,嘴裏喃喃道「對···是他就是他」隨後他衝出去撞到了剛回來的陳大花,頭也不回的跑出去

思思見狀也趕緊跟着他跑了出去

桑月給謝柯做了一個快跟出去的動作後,又對着他畫了一個符咒,才讓他走

「要不我還是跟着過去吧」管榆憂慮的說道

「沒事的,只要有人會威脅到他,符咒會自動將他傳送回來的」

管榆聽後稍微的鬆了口氣

「我剛剛聽到說,你們是來調查村裡孩子被害一案的是嗎」陳大花在旁邊突然開口道

「是的,村長沒有和你說嗎」邢星看着陳大花說

陳大花搖了搖頭「他就說你們是來借住的」

隨後又自言自語一樣「看來只有自己的兒子受到威脅才願意讓人來調查」

又問道「那現在鎖定兇手了嗎」

邢星看了桑月一眼想徵求她的意見,桑月輕點頭

「不瞞你說,其實我們懷疑是你的女兒做的」

「哈?」陳大花彷彿聽見了什麼驚天大笑話,「我女兒?我女兒早就死了!你們不是知道的嗎」

「其實我們是特案組,專門調查一些非人類案件」

陳大花依舊是一臉震驚的模樣,「不會吧···我女兒死的時候才一歲不到」

「你可能不相信,我昨晚又遇到過你女兒,她已經快長成四五歲小女孩的樣子了」

「是嗎···」陳大花露出一副難以捉摸的樣子

邢星還以為她是剛聽說這麼玄乎的事情一時茫然,想給她點時間消化一下

沒想到白光一閃,謝柯回來了

「咦,我怎麼在這裡」謝柯撓撓後腦勺不解道

「老大說,一旦你受到威脅,就會把你傳送回來,你受到什麼威脅了」

「啊我不知道啊,我感覺我沒有啊」

「你都看到什麼了」

「!我看到那個男的去找大巴上坐我旁邊的那個男人了!他們居然是認識的!但他們沒說幾句就吵了起來,我躲在拐角處剛想認真聽,就被傳送到這裡來了」

「看起來這件事,他們之間的關係沒那麼簡單」邢星有一種很怪異的感覺,但是說不上來

「那我們還要繼續跟蹤嗎」

桑月想了想,「正事比較要緊,先要把小女孩找出來」

「那好,已經很晚了,我們先恢復一下精力吧」管榆說道

其他三人也才發覺居然已經這麼晚了

「你們先去休息吧,我在沙發上再坐一會」陳大花一臉疲憊但似乎很有心事

邢星簡單洗漱過後,和謝柯一起躺在床上

他覺得哪裡有問題但是還沒說上來,一旁的謝柯沾枕即睡,開始打小呼嚕了

邢星聽着聽着倏的想起來到底哪裡不對勁,趕緊隨便套了身衣服向外面走去

一打開房門,陳大花已經不見了,桑月在摸他們進屋前陳大花所坐的位置,已經沒有餘溫了

「我去她房間看過了,沒有人」桑月皺着眉頭說道

「我想到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了!你還記得,那個受傷的小孩所說的嗎,他原本是和馬聰一起回家的,但是摔下去的是他,陳大花為什麼會說只有自己兒子受到傷害這句話的,她為什麼會覺得那個鬼想傷害的是馬聰!」

桑月接著說「還有,她說她女兒死的時候才一歲不到,但你說你見到的那個小女孩是四五歲的樣子,除非有人挖血養鬼,否則她是不會長這麼大的,而且時間不短」

「那她現在會去找村長報仇嗎」邢星覺得那是她現在最會出現的地方

桑月卻搖了搖頭,「如果她想找馬順尋仇,也不會等到現在,一定有什麼原因讓她拖到現在」

「那她會去哪裡呢」

邢星來回走着想,一拍手,轉頭和桑月對視上,「她女兒的墳墓」

他們立刻向外面走去,「這個村莊一共就這麼點地方,所以他們的墳墓應該建在了山上,我們上去看看」

看着黑漆漆的山坡,邢星默默的拉着桑月的裙擺,桑月無語的看他一眼,卻也沒讓他放開

「他們兩個呆在屋子裡會不會出什麼事情啊」

「我已經設了法術,你自己都自身難保還有空擔心別人」

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底氣,我覺得你會保護我的,邢星拽着裙擺的手又緊了緊

走了沒多久,桑月便停下了腳步

邢星往前一看,竟然全都是墓碑

「………看來我們沒走錯」

邢星正準備再往左找找有沒有陳大花的身影,想拉着桑月的裙擺走走,但是桑月沒動

他轉過來看看桑月,桑月指了指前面幾個墓碑

「你看時間」

邢星才發現上面的日期,幾乎都是在一年

「也就是說,前幾年有這麼多人死亡居然沒有人報案嗎」

「而且算算時間,和那個小女孩的時間相差不了多少」

「可是為什麼他們不說呢,沒有一個提過」

「那是因為他們做賊心虛!」陳大花牽着她女兒小花的手走了出來

桑月下意識的將邢星護在身後,邢星看着她的動作愣了一下

「你穿長袖長褲的原因就是不想被我們發現吧,你用自己的精血,割自己的肉餵養你的女兒」桑月開口說道

陳大花摸了摸女兒的頭,「是啊,我的雙手雙腳早已破爛不堪,自然是不能見人」

「他們害死你的女兒,所以你就用你女兒來複仇,你知道這樣對你女兒的下場是什麼嗎!」

陳大花並沒有回答桑月的話,相反,她輕聲說道:「你們想聽聽我的故事嗎」

陳大花原本不叫陳大花,她叫陳夢

陳夢的家庭並不幸福,她爸媽離婚後,沒有人願意帶着她這個拖油瓶

她靠着她父母給她留下的最後一筆錢,去了另一座城市

在這個城市中,她無依無靠,她找了份工作,工資不高,但她很高興

畢竟這是一個好的開端,她相信,她能一步步在這裡立足,在這裡找一個容身之所

沒想到,她在這個滿懷希望的地方,被人打暈扔上了車

沒有人在意

一開始她以為是綁架,她哭着在袋子里說「我什麼都沒有,求求你放了我吧」

到後來車子終於停了

她聽見

「這次的妞還不錯,五萬,一口價」

「行行行,吶,錢在這裡」

她才知道,自己是被拐賣了

她拚命的掙脫想逃跑,卻依舊掙脫不了麻袋

那個男人一腳踹在她身上,「動什麼動啊」

那個付錢的男人不贊同的說「你要是打壞了可是要賠錢的啊」

她後面才知道,付錢的男人就是這個村的村長,馬順

她被關到了一間小屋子裡,裏面和她一起的還有一個女生

那個女生聽到動靜轉身過來看,看到陳夢驚慌失措害怕還有滿臉淚水的臉

小聲安慰道「你別害怕,會有人來救我們的,我叫徐小玲」

陳夢看着徐小玲冷靜寬慰她的臉,「我叫陳夢」

「你過來點,哎,別哭了,我們要相信**會找我們的」

「萬一找不到怎麼辦,我們會死在這裡嗎」陳夢還是忍不住抽泣起來

「不會的不會的,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帶你出去的」

徐小玲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出去,但是她看到和妹妹一樣的陳夢,她就更加堅定了起來

和徐小玲呆了幾個小時,為了分散陳夢的注意力,徐小玲主動和陳夢聊起了自己

陳夢才知道,徐小玲有一個愛她的爸爸媽媽,愛她的男朋友

「現在他們肯定知道我不見了,一定會來找我的,那時候我們就能出去啦」

原來人和人真的不一樣,就算她的父母良心發現想起來她,也不會發現她不見,更不會擔憂她,陳夢想

她好羨慕徐小玲,什麼都有,性格脾氣什麼都好,是她理想中的樣子

徐小玲聽說了陳夢的事後,「太過分了,作為父母就這麼拋棄自己的孩子」

又寬慰道「沒關係,經歷了這件事,以後回去我就是你姐姐了」

「哎夢夢,我剛剛聽外面的人聊天說這裡等會會有人來這裡查人口什麼的,等會他們來送飯,我們就說我們吃了之後肚子不舒服,然後就扒拉着查人口的人求他救我們」

「可是……他們真的會幫我們嗎」

「嗯……其實我也不確定」徐小玲不好意思的笑笑,「但是我相信,這世上好人還是比壞人多的」

這句話在此後無數個夜裡,陳大花都想嘲笑徐小玲的天真,太傻了,想着想着,眼淚也流出來了

她們確實靠着這個成功逃了出來,努力奔跑,終於看到一個穿着**制服的人在跟村長馬順說著什麼

陳夢突然很害怕,因為她看到村長的眼神充滿惡意

徐小玲衝到方遠面前,「**叔叔,我們被拐賣了,幫幫我們」

她滿懷希望的看着方遠,卻被方遠冷漠的將徐小玲推倒

他推倒的不是一個人,是兩個少女的希望

方遠對着馬順說道「看起來,你們人口又多了兩個人啊」

馬順笑眯眯的說道「可不是嗎」

後面他又招呼了兩個人,將她們拖了回去

徐小玲被拖回去之前,一臉不可置信的對着方遠大聲叫道「你是一個**,怎麼能幫助壞人呢」

隨後她就被啪的打倒在地「他娘的屁話這麼多,等會有你好果子吃」

兩個男的將徐小玲壓在地上打,「看你還敢不敢逃了」邊打邊威脅道

陳夢扭動着身體想上前去幫她,把她壓着的男的也伸手給了她一巴掌

打徐小玲的其中一個男的走過來直接踹一腳「差點忘了還有你這個小娘們了」

說完又狠狠的踹了一腳,陳夢痛的忍不住哭了出來

徐小玲突然就暴起,那個男人一時沒注意被推倒在地

她衝過來抱住陳夢,「別怕」

在昏暗的世界中,她的光抱着她,不曾放手。

不知道被打了多久

徐小玲被打的昏迷過去,陳夢迷迷糊糊間聽見馬順說

「你們再打老子的錢就打水漂了,把他們關到不同屋子裡去,找村醫來看看」

陳夢又被關回了那間小屋子,期間聽外面的竊竊私語大概是說,村長和想買她的人價格還沒談攏,所以才一直被關在這裡

她感到十分絕望,她不知道徐小玲現在怎麼樣,不知道自己的未來

這麼想着,突然門被打開了一條縫

是徐小玲!

「你…你怎麼逃出來了!」陳夢驚訝的問道

「那個幫我看病的村醫原來也是被拐賣來的!她不忍看我這樣,就幫我了一把」

「啊那她怎麼辦」

「她說她等我們去救她」,徐小玲也不禁染上了哭聲,「我們快走吧,她給我們簡單畫了幅山路地圖,說這樣不容易被發現」

就這樣,兩個女孩手牽着手向外跑去

在這裡,陳大花停頓了一下

笑了下,「你們說,如果我們當時真的逃出去了,那該多好」

《聽說你喜歡星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