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萬家燈火的日子
萬家燈火的日子 連載中

萬家燈火的日子

來源:google 作者:田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安華 鄭君 都市小說

鄭君進入房產中介開始了新工作,從一無是處到艱難的有起色有成績,在這過程中,碰到很多人,也碰到很多鬼,在這些日子裏,故事能比小說還精彩,在工作中,和同事成為革命友誼,也碰到了愛情,到底故事最後是怎樣,就讓故事繼續吧.展開

《萬家燈火的日子》章節試讀:

雖然已經是秋天了,但是天氣依然很熱,站在路邊一陣一陣熱浪撲來感覺身上都灰塵滾滾,路邊有個士多店,賣着冷飲和各種零食,公交站旁邊幾個摩的都停在熱浪中等待着可能會來的乘客,公路上各種泥頭車,大貨車,小車,吵着而過,這裡是屬於比較偏的郊區了,所以這類的運輸車特別多些。鄭君站在路邊大枝的松樹下,約好了是在這裡碰面的,妹妹鄭玉說她徒弟小江的客戶是開藥品公司的,旗下有藥材加工廠,也有門市零售店,聽說他公司需要招人「應該是很不錯的工作」鄭玉這樣和鄭君分析道,鄭君被說動了,畢竟她也不知自己到底想要怎麼樣的工作,能做怎麼樣的工作,約好了在這碰面帶鄭君去面試下。

鄭君已經和世界脫離了很久,她是有多久沒有走在了陽光下,街上的人依舊人來人往,他們奔赴着到自己要去的地方,但鄭君卻彷彿很久很久沒見過了陽光,她的世界灰暗了很久。她想從灰暗中掙脫出來,她想要強力掙脫那牢牢包圍着她的頹廢,而今天出來見人出來面試出來努力找工作,就是第一步,並且是重要的第一步,只要抓住了這條救命繩,她就能走上正軌,重新開始,她堅信會是這樣。

鄭玉和徒弟小江來了,因為是上班時間,所以都穿着襯衫西褲職業裝,在她們身上看到的是忙碌,活力,充滿價值。為了面試,出門前鄭君看到了鏡子里的自己,上身很淺淡紫色裁剪簡單的休閑T,着白灰色直簡休閑褲,一雙運動鞋,瘦削的臉龐,因為腮邊沒有肉而使到臉都有點方起來,臉發灰而黃,嘴唇淡淡的紫色,頭髮因為剪短而致使耳朵兩邊的頭髮都微翹了起來,和以前圓臉的自己變化真是大啊,這是二十七歲的自己

到達了藥品公司的辦公地方,就在多房裡,一進去,空間挺大,裏面有機器在運轉,有工人在操作,有人在用大車拉着一車一車藥材,也有人在交接在談話在清點,充滿着藥味,鄭君嘗試着想像如果在這工作,會是怎麼樣?盡量的讓自己能感覺喜歡這裡,但具體今天是來面試什麼職位,妹妹鄭玉也沒有說清楚,因為她的徒弟也沒說清楚,鄭玉說:「雖然沒有準確說是要招什麼職位,但既然人家願意讓來面試下,也可能也是需要人的,看到時能安排什麼職位再算。」

轉轉到了廠房最裡邊的一個辦公室,裏面別有洞天,和外面的鐵皮,機器,完全兩樣。辦公室里擺設着大桌子,上面放着文件,報紙,還有一個風水陣。一張大班椅上,坐着一位男人,應該就是那位買房的客戶了,也就是今天要見的人,這間公司的老闆。

鄭玉的徒弟引見後,對方還是挺客氣的,招呼着鄭君一行三人在辦公桌前的茶桌前坐下,給三人泡茶,鄭玉的徒弟和對方客套地說著幾句話,說到了工作上的事,說前段時間說貴公司要招人,今天特地來面試下, 於是鄭君就簡單自我介紹了一下,老闆卻沒有直接接話,只是閑聊一樣隨意的介紹了一下公司,而又並沒有繼續深入的說是否需要招人,鄭玉三人都沉默了下,後來又說到了門店裡應該還需要營業員的,但因為出售的是藥品和藥材,所以還是有一定的要求。鄭君在這場談話不多的談話中,已經知道對方看不上自己,只是客氣的沒有明說,鄭君感到了自信心被粉碎,深深的感到自己或者扔在路上就是一個普通得不再普通的人,在別人眼裡,沒有價值沒有能力,沒有值得別人看得中的一面。連營業員這樣的工作,對方都認為自己不適合,還有什麼用?

出來後,鄭君假裝並沒有很在意,而她們也沒有再提起這個事。事情就這樣沒有了下文。

在回來的路上,小江突然說:「要不就去我們公司應聘好了,和我們一樣做地產好了。」鄭君覺得很震驚,抬頭看了下鄭玉,原來妹妹上班的公司也在招人,但為什麼她從來沒有說起過?也從來沒有提出建議說讓鄭君到她公司應聘,反而帶來這麼遠的地方面試,鄭君不得其解生氣難過又感覺受到了一些輕視,妹妹這樣做到底是出於什麼原因?如果說鄭玉覺得這份工作不好而不想介紹鄭君進去做,這倒合情合理,但平時她上班都很積極,看得出她是覺得這份工作很好並且喜歡這份工作的,或許鄭玉也瞧不上鄭君覺得她沒有能力勝任這份工作,所以不想讓她進公司,免得影響到自己聲譽?鄭君最終並沒有問鄭玉真正的原因。

鄭玉說:「如果做地產中介,我們公司這一排有間陽光地產店也在招人,他們是五五分的,會不會比我們公司更加好?」小江也表示贊同,但她同時又說:「但這樣的話,你姐姐就要自己一個人去別人公司上班了,如果在我們公司,至少和我們一起還能有個伴,能相互幫忙下。」鄭玉說:「這些不重要的,一個人也可以,他們公司肯定也有人帶的,最主要工資是五五分。這點比我們公司要好。」最終決定,讓鄭君到陽光地產應聘,鄭君此時沒有心思再想其他,她從剛剛的失敗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終於又能有一個機會擺在她面前,她感覺已經很高興,只想着能儘快面試,可以上班步上正軌。

第二天,鄭君來到了離鄭玉公司間隔着幾個鋪位的陽光地產公司,一進門,兩排桌子,呈七字擺放着,有兩個男生和一個女生在電腦前工作着,鄭君說明來意後,從正對着門口的這排桌子後面還有一個高高的前台桌子後面,站起來一個胖胖的男人應該就是負責人或者說不定就是老闆,他走出來和鄭君打招呼,自稱楊店長,然後往二樓請,到了二樓,店長介紹說這裡就是平時「擺台」的地方,鄭君並不明白,什麼叫做擺台?但她也沒有問,只是點頭微笑。就坐後,店長和鄭君閑長聊了一下,說,做地產中介最主要一定要勤快,多跑多帶客,如果有不懂的可以和同事們請教,大家都樂意幫忙的。鄭君聽到這話,已經知道自己可以上班了。說薪酬方面有兩個方式,一個是拿底薪,然後業績按跳點去提,一個是不要底薪,所有業績直接五五分,問鄭君選擇哪個,鄭君說選擇五五,店長非常用賞識讚賞說:「很好,做銷售的就是要有這個衝勁和信心。」鄭君此時心裏的確是只一心想着往前沖的,儘管她從來沒接觸過。

從店裡走出,鄭君的心情一下子歡快起來,終於找到工作了,終於能恢復正軌了。

工作就這樣的緊鑼密鼓的開展了。鄭君特地坐在女生曾小菲旁邊,向她請教,因為店長交待鄭君先去熟悉小區熟悉裏面的樓盤分佈,所以只要曾小菲有房看,鄭君都一定會跟着去。剛好稍後小菲有個租客來看房子,小菲把有鎖匙的都帶上,還有兩三間要業主來開門的,也提前電話和業主約好了,只等客一到,就可以一間一間的開始看了。從小區的西面的小門進去,就走進了小區,裏面樹木蔥鬱,一幢幢樓分佈駐立着。鄭君方向感極差,走進小區後就根本找不着北了。鄭君一直抬着頭,仰着脖子,尋找着每一幢的門牌,而小菲根本就不用看,她就像閉着眼睛都能找到地方一樣,腳步一步一步也不用停,鄭君非常羨慕,對小菲說:「你真厲害啊,什麼時候我也能像你一樣進入小區就能知道哪個房子在哪,那就好了。」小菲笑笑說:「你以後也可以的,我天天走,這裡比我家裡還熟了。」鄭君心裏非常的羨慕,不知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如此熟悉,這樣自己的工作就能做好了。

鄭君每天工作都非常認真,每天都跑小區,記樓盤,記戶型,要記的東西真的很多,感覺腦子都要塞滿,每天打電話復盤,鄭君偷偷給自己定下一個目標,一天一定要打完成多少個電話,當想放棄時,又再堅持一下,這種感覺讓鄭君實實在在的感覺到自己正在工作。

兩個月很快就過去了,鄭君每天都埋頭打電話,髮網絡,當小菲帶客去看房時總是第一時間跟着去,默默的在旁邊看小菲怎麼接待客戶,怎麼介紹房子,怎樣去談價,因為她自己一個客都沒有接到,鄭君非常沮喪。馬上第三個月了,如果自己不能轉正,這份工作也沒法保住了,而且一直沒開單,也沒有收入維持生活維持尊嚴,是啊,尊嚴,如果你沒有業績,代表的就是沒有能力,尊嚴又如何能有?鄭君又一次的想到了逃避,如果自己這個時候辭職,就不用面對無法轉正這個難題了,可接下來又如何呢?鄭君非常懊惱。

《萬家燈火的日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