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惟與孤寒度餘生
惟與孤寒度餘生 連載中

惟與孤寒度餘生

來源:google 作者:桉洛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寒璃 范珏

天地初開生玄黃,玄黃二氣經過天長地久的磨練與修行慢慢化為人形玄氣為陰修成女子名為黎洛寒黃氣為陽修成男子名為范君惟兩人輪流守護世間百年,感受世間萬物的演變,這次因為思念寒女沒有按照規定下凡,留了一絲元神在天上天等待范君惟歷劫歸來見上一面,畢竟二人已經不知多久沒有見過了,導致寒韻雪出生就非常嗜睡,佛家說人有八識因為黎洛涵最後的元神遲遲未到只有六識的寒韻雪一直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樣,直到有一天,寒韻雪吃了一株仙草,彌補了元神的缺失等黎洛涵趕到的時候由於太過匆忙,沒有注意到進去之後才發現不對勁,卻已經晚了結果一具軀體裏面有着兩個意識小時候的磨難讓寒韻雪的意識帶着絲絲殘忍與暴虐,受到外力激化如同野火一般迎風便長,黎洛涵世界守護者一身正氣,必要的時候可以捨己為人雙重性格公用一體,還有宿命的愛人,兩人該何去何從展開

《惟與孤寒度餘生》章節試讀:

隆冬時節,大雪紛飛,在這個名為無窮的小村子上更是一片雪白。昏暗的街道上空蕩蕩的,冷風呼嘯,很是蕭條,或許因為天氣太冷,家家戶戶房門緊閉。小村子處於兩國的交界處,

向東北方向走上五十里便是玄武城,隸屬於寒國管轄。寒國幅員遼闊,土地肥沃,物產很是豐富,不過美中不足的是一年中卻有大半年都被大雪覆蓋,而生活在這裡的人們,民風淳樸,個個身強力壯。在鎮子的西南方向五十里,便是隸屬於延武國的玉門城,延武國不算很大,但是常年四季如春,糧食充足,比之寒國更是富饒,只是玉門城距離國都較遠。兩座城池之間有不少往來的商販,按理說這裡應該人人安居樂業。

但是看着小村子的樣子,卻是一片死寂,遠遠望去,只能看到一家煙囪冒着裊裊青煙。唯一有着煙火氣的小院內,雖然看起來有着些許破舊,但是也還算整潔。只見一個孕婦跪在爐火邊燒着柴火,鍋里不知在煮着什麼,

這時一個喝醉了酒的男子推開了木門,跌跌撞撞的走了進來。孕婦好像也見怪不怪。男子身材修長面容姣好,只是他身上的衣服卻是髒兮兮的,看起來就像是被人打了一頓,很是狼狽。孕婦看起來月份不小了馬上就要分娩的樣子,聽到男人進門就大聲嚷嚷道 "我餓了,我要吃飯 ",見燒火的孕婦沒有回應不予理會,男人走過來就給了孕婦一腳說道:「老子叫你 你沒聽見,老子餓了快給老子盛飯!」孕婦被他這樣一踹,重心不穩,仰面倒了過去,頭重重的撞到了牆上,臉色很是難看,看着男人的眼神滿滿都是絕望,可男人卻沒有絲毫的憐憫,轉身回了房間里,坐在了餐桌上,等着女人給他端飯。可左等右等。也不見女人端飯了,又氣呼呼的跑去廚房,

到那一看傻眼了!只見孕婦痛苦的躺在地上,冷汗已經布滿額頭她下身全是血跡,纖細的手緊按着肚子,一臉的痛苦之色。「你......」男人看見眼前這一幕嚇壞了,趕緊出門去找鄰居劉嬸,邊跑邊想母親殷氏一向重喜愛男孩,上次失了大哥大嫂的孩子這次萬一是個男孩母親定會給一些銀子貼補自己,這樣自己就可以去賭坊翻本了,越想就是欣喜不由得腳步都快了幾分。劉嬸很快就跟隨男人一起過來了,緊着忙活了一陣,

劉嬸皺着眉搖搖頭說道, "秀兒受了驚嚇胎位不正,這有點危險了呀, "。男人一聽產婆這話立刻就哭了, "哎呀劉嬸您快救救我的兒子吧! 秀兒肚子里懷的是個男孩啊,我的兒子啊,嗚嗚嗚……」劉嬸聽了卻是眉頭緊皺。看看眼前寒二狗的樣子實在是太噁心了,心理想 "秀兒為了給他家延續香火危難之時他卻是這副嘴臉, "大家都是女人劉嬸不免動了惻隱之心,便說道:「我儘力吧!不過,我只能先穩住秀兒,其餘的只能聽天由命了!」二狗點點頭,表示同意。劉嬸說道 "你還不趕緊把她抱到屋子裡, "寒二狗立馬把秀兒抱進去,劉嬸又,讓二狗給她準備了一盆熱水,可是剛剛孩子受到了不小的衝撞,身體橫過來了。死活就是轉不過來。劉嬸也是急得一頭汗。「哎呀劉嬸,這…這可怎麼辦啊?」二狗也是慌了。劉嬸說道:「現在胎兒已經橫過來了,再轉下去這肯定會出事的啊!」

二狗更是一臉的焦急之色,心想 "我可是還指望著兒子出生後,娘會給我一些銀子呢 "。只聽得劉嬸有些焦急說道:「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秀兒跟孩子可都會保不住的,你還是快去請大夫來吧。」二狗聽了不敢怠慢,點頭說道: "行,劉嬸您等我,我馬上就回來。」說完急忙出了門去鎮上請大夫,劉嬸看着眼前這個女人,此時她的肚子還鼓脹成了一個大球,饒是她經驗豐富,看了也有些心驚。看着女人奄奄一息的樣子,劉嬸更是心下一沉。「這孩子怕是保不住了啊」,劉嬸嘆口氣。

《惟與孤寒度餘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