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竟搶了男人的男人
我竟搶了男人的男人 連載中

我竟搶了男人的男人

來源:google 作者:透視丸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丁曼 張揚 現代言情

新時代剩女丁曼過着普通的生活,家庭、事業都平平無奇一次閨蜜的邀約、一次日常的相親、以及一個工作上的項目,讓她遇到了此生註定的那個人這個長時間生活在二次元、膽小怕事、人進她退的丁曼,與花樣男神之前會發生怎樣的火花?展開

《我竟搶了男人的男人》章節試讀:

沒有辦法,人還是要合群的,重點是不能落了鑫鑫的面子,我強撐着困意參與其中。

大偉提議:「我們就玩國王遊戲吧,怎麼樣,都敢不敢?」

這時有人贊同說:「好啊,有什麼不敢的。」

一個長相甜美,看起來像是女大學生,她好像介紹自己說是什麼線下陪玩師,太時髦的職業了,我也沒記住。她好像說自己是叫張瑤,半羞澀地笑着說:「那可要提前說好規則,有些要求是不能提的。」

「哪些要求啊?」對面的胖乎乎的男生壞笑說道。

接着,大家又是一陣嘻哈。

大偉開始一板一眼地說:「那我簡單介紹下規則,很簡單,取撲克牌A到10外加鬼牌一張,共11張,A算做1號。洗牌後每人抽取一張,只能自己知道,抽到鬼牌的人要亮明鬼牌,即成為了「國王」,桌子上還剩下一張牌,這張牌即是「國王」自己的號碼,是不能看的。如果誰都沒有抽到鬼牌,也就是說桌子上的那張是鬼牌,就要重新洗牌重新抽過。」

大偉繼續說:「選出國王,「國王」隨意點1~10號,要求其中的2個人做任何一件事情。所有人必須服從「國王」的要求,國王並不知道誰手上拿的是什麼牌,所以不會產生針對性。同時由於「國王」自己也是有號碼的,所以國王也有可能點到自己。」

「那沒有撲克牌呀!」一個人說。

大偉大笑道:「當然有,我都已經準備多時了。」

還在竊喜的我僵住了,真是出乎意料,難道有錢人也會玩撲克嗎?哦,那一定是像賭神那種的。好吧,我都三十了,還要在這陪着這些有錢人玩這些遊戲。

鑫鑫看到我無精打採的樣子,關心地問:「怎麼了,困啦?」

我點點頭。

鑫鑫責備地說:「叫你吃那麼多,堅持一下,玩一小會兒我們就走。回去早了,你也是被罵。」

我心中腹誹,為什麼就是吃的,你怎麼不說我是喝的呢。不過,確實不能回去太早。我貼過去說:「每回我只負責吃,我這不擅長玩遊戲呀。」

鑫鑫安撫道:「沒事,這個簡單,玩一把我們就走。」

他們又設定了一些遊戲規則,大概就是一些有違反道德的要求不可以提之類的。

尷尬,好死不死的我竟然抽到國王,這可怎麼辦,算了,總比命運掌握在別人手裡好。不過這樣我就要想一個要求了,好難啊,還是簡單點好了,萬一點到自己呢。想着,我亮出鬼牌,只見大家齊齊將目光聚焦向我,有的是期待,有的是躲閃。

我猶豫着:「額。。。。。。」

「你快說啊,搞得我們怪緊張的。」

沒辦法,我隨便胡說道:「嗯~~那就3號,干一杯酒。」這個總不為難人吧,夠簡單,我也沒問題。

大偉插嘴道:「不行,得是兩人以上。」

我試探地說:「那,那就3號、7號合力干一瓶酒?」

大家唏噓:「這可都是洋酒,你這是要把這兩人直接撂倒啊!」

雖然我不懂,但是那酒的度數不高我是知道的,只是喝了會有些暈。不過我覺得還好啊,兩個人一瓶。

謝饒義正言辭道:「國王命令可是絕對的。」

於是大家互相掃視,猜測誰會是那倒霉的3號和7號。

這時,只見張揚亮出了他的牌。我心想,不會吧,我可不是有意的,希望他別記仇。但是我萬萬沒想到,這雷人的事情還在後面,遲遲沒有人亮出7號,於是大家的目光再次聚向我。

我心下一緊,翻開底牌,這是老天亡我啊,這就是自斃。不過還好,幸虧我留了一手,喝酒而已,這是我的強項。

看到笑的前仰後合的眾人,我只有無奈。那位不知何時又出現的高級服務員更是貼心,早早將一瓶不菲的干紅分裝在杯中。

謝饒擔憂地說:「老師,可以嗎?不行就都讓她喝吧。」

這句話差點沒給我噎背氣了,剛剛還覺得這個男孩子不錯,文質彬彬的又講禮貌呢。我又看向鑫鑫,卻只見她朝着我擠眉弄眼,讓我快點開始。我心想:損友,回去之後一定要揍糖糖解解氣。這鮮明的對比,讓我不得不羨慕張揚。

我看向張揚,小聲問道:「我們,一人一半?」

張揚倒不客氣,直接說:「我酒量不好,你可能需要多分擔些。」

我不情願地說:「國王說了,兩人一瓶酒。」

張揚不以為然:「沒錯,國王說了,兩人合力。就辛苦你多出些力吧,海量~~」

《我竟搶了男人的男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