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逍遙狂婿
逍遙狂婿 連載中

逍遙狂婿

來源:google 作者:春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春陽 現代言情

靠女人改變命運?!在波詭雲譎,爾虞我詐的官場,想往上爬只走夫人路線,而沒有過人的膽識與謀略是絕對不行的展開

《逍遙狂婿》章節試讀:

從對帶孩子一無所知,到比女人還無微不至,可想而知,對於田青山這個沒有生養過孩子的老男人來說,他需要付出多少辛苦,多少精力。

但田青山自己從來沒有覺得難,在他看來,孩子帶給他的一切,遠勝於他對孩子的付出。

田青山自己沒什麼文化,可是他卻非常重視對田柱的文化教育,加上田柱又天資聰慧,所以無論是小學、初中還是高中,田柱的成績總是名列前茅,從來沒有讓田青山和老師失望過。

從田柱上高中開始,田青山的身體就每況愈下。田柱上高二那年,田青山徹底住進了醫院,田青山知道自己來日無多,認為有必要在他閉眼之前對田柱做一些叮囑和交代。

「你今天的氣色看起來不錯啊,可是比之前精神多了。」田柱放學來到醫院看田青山。自從田青山住院以來,田柱每天都會來看他,雖然田青山每次都會說不用每天來,學習最重要,可田柱還是會堅持來。

田青山躺在病床上微笑道:「嗯,是挺好的,你來之前我還下地走了兩圈。學習累不累?」

「不累,輕鬆加愉快。」田柱一屁股坐到床前的椅子上,弔兒郎當地說道。

「別吹牛,謙虛一點。」

「我可不是吹牛,我的成績在那擺着呢。您就說,我從上學以來,成績什麼時候掉出過年級前五名?我們老師都說了,如果我保持住,考上京天大學中文系問題不大。」田柱確實不是吹牛,他學習起來真是一點都不費勁。

「可你還沒考上呢,所以必須要戒驕戒躁,要繼續努力,只有上了大學,有了文化,才能……」

田柱不耐煩地打斷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學習的事情您就不用操心了,我心裏有數。」

田柱怕田青山繼續嘮叨,站起身說道:「行啦,我先回家了,明天再過來看你。」

田柱拿起書包剛要走,田青山伸手抓住他的手說道:「你先坐下,我有話跟你說。」

田柱坐下後,田青山問道:「你知道咱們家的房本和存摺在哪兒放着吧?」

田柱點了點頭,家裡就那麼大地方,什麼東西在哪兒,他閉着眼睛都能找到,再熟悉不過了。

田青山又問道:「你知道你媽的墳在哪兒吧?」

田柱反問道:「您說這個幹嗎?」

「等我死了,你就把我和你媽埋在一起。」

田柱板起臉,不高興道:「您活的好好的,死什麼呀。不就是住個院嗎,年紀大了住院不是很正常嗎。我跟您說,您離死還遠着呢,踏踏實實活着,一百歲沒問題。」

田青山笑着說道:「我可不想活一百歲,現在你就煩我煩的不得了,我要是真活一百歲,你還不得不認我這個爹呀。」

「我……」

田青山擺擺手:「我就是這麼一說,總之你記住我死後,把我和你媽埋在一起就行了。」

「我知道了,還有別的事嗎?」

「一定要考上大學……」

田柱一見又來了,馬上說道:「您放心,我要是考不上大學,我以後就不見您了。」

田柱要走,田青山又拽住了他:「我還沒說完呢。」

「您不用再說了,我這就回家學習去,晚飯我都不吃了,行了吧?」田柱無奈地說道。

「如果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

「真啰嗦。」田柱甩開田青山的走就走了。

田柱發覺了田青山今天的反常,可是他並沒有太放在心上,覺得人年紀大了可能都這樣,嘮嘮叨叨,神經兮兮。

第二天早上,田柱還在睡夢中之時,被「咣咣」的砸門聲給吵醒了,他揉着惺忪的睡眼下床開門,一看是樓上的鄰居二叔。

「二叔,什麼事啊?」田柱說著話打了個哈欠。

「你爸……你爸他走了。」二叔眼圈通紅地說道。

「去哪兒了?」田柱迷迷瞪瞪的,沒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

「什麼去哪兒了,你爸他死了,醫院剛剛打來電話。」

田柱聽了,就猶如被人迎頭潑了一盆冰水,瞬間就清醒了。但是他腦子一片空白,等回過神以後,淚流如注,顧不上穿衣服,他穿着背心褲衩和拖鞋就直奔醫院。

到了醫院,他的拖鞋已經不知所蹤。

站在田青山的屍體前,田柱像瘋了一樣,他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使勁推田青山的屍體,希望他能活過來,希望他能跟自己說話……

在機械廠工會和左鄰右舍的幫助下,田柱處理了田青山的後事。按照田青山生前的意願,將其與老伴埋葬在了一起。

田青山入土後,田柱坐在墳前久久不肯離去。回想從小到大,他雖然學習很好,可是也調皮搗蛋,經常闖禍,總是不讓田青山省心。

最讓他自責的是,田青山去世前一天,他發現了田青山反常,卻沒能想到那是田青山的臨終遺言。如果能想到,他至少可以陪田青山走完人生最後一程……他這個兒子當的實在太失敗了。

田青山是田柱的唯一親人,所以田青山的去世對田柱的打擊非常大,以至於都影響到了他的學習。原本可以考上京天大學中文系的他,最終只考上了吉寧大學中文系。

畢業後,田柱被分配到了《吉寧日報》做了一名編輯,由於筆杆子硬,又頭腦靈活,很得領導的喜歡。而田柱自己也很滿意在報社這份安穩的工作。

周末,田柱一覺睡到了中午。

醒來時飢腸轆轆,從床上爬起來,他到廚房煮了兩袋即食麵,打了一個荷包蛋。吃飽後,到衛生間洗漱一番,穿上自己最好的一身衣服,騎着單車就去了吉寧大學。

離女生宿舍門口還有十幾米遠時,田柱捏閘停了下來,原本心情大好的他,一下子跌入了谷底。

門口站着一個身穿黃色連衣裙,腳穿白色高跟鞋的女孩,在門口來往的人群中,她好似一隻蝴蝶,美麗動人。又似仙女下凡,人間無此尤/物。

她叫沈葉葉,是田柱的大學同班同學,是中文系所有男生公認的系花,也是田柱心目中的女神。田柱追了她四年,她拒絕了四年,可田柱仍然不放棄,他就不相信他追不到沈葉葉。

跟田柱等人畢業後即參加工作不同,沈葉葉讀完四年本科後,選擇了攻讀碩士研究生,今天田柱到學校就是來找她的。

只是此刻在沈葉葉的身旁站着一個男的,田柱一眼就認出了那是張向遠,他是沈葉葉的男朋友。

雖然聽不到兩個人在說什麼,可是看到沈葉葉時而歡笑,時而嬌羞的樣子,田柱就火大。

雙手死死攥住車把,田柱像一頭公牛看到了紅布一樣,使出全身力氣,蹬着單車就朝張向遠沖了過去。

張向遠側身對着田柱,眼睛和心思全都在沈葉葉身上,他根本就沒注意到田柱。但沈葉葉的餘光看到了。

「小心!」

張向遠一扭頭看到了田柱,可他再想躲已經來不及了,單車的前軲轆鑽進他的雙腿之間,他本能的雙手抓住了車把,但單車並沒有停,慣性的力量,推着他連退好幾步,要不是身後有門,他很有可能會摔倒後被車軲轆壓到。可即便如此,也夠他喝一壺的。

撞到門上停下來後,張向遠雙手捂着褲/襠就跪在了地上,面部表情極其痛苦。

田柱心裏一陣竊喜,但表面上卻是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樣子:「哎呦,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沒事吧?」

沈葉葉被嚇得不輕,她緊忙跑到張向遠身邊關心道:「你怎麼樣?撞到哪兒了?」

部位特殊,張向遠顯然羞於出口。另外在沈葉葉面前,他必須得表現出自己男人的一面,所以就強顏歡笑道:「我沒事,你不用擔心,我緩一會兒就好了。」

張向遠朝田柱那邊惡狠狠地瞪了一眼,眼神里滿含殺氣。

「田柱,你太過分了,你怎麼能騎車撞人呢,萬一撞壞了怎麼辦,你知道後果有多嚴重嗎?」沈葉葉非常氣憤,來到田柱身前,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通指責。

田柱一臉無辜:「我都說了我不是故意的,是車閘不好使,我剎不住車了。我跟他又沒仇沒怨的,我撞他幹什麼呀。」

沈葉葉跟田柱大學同窗四年,對田柱可以說是非常了解,她根本不相信是車閘的問題:「你敢下來讓我試試嗎?」

田柱顯然不會讓她試:「算了吧,車閘都壞了,你要是磕着碰着怎麼辦?那還不得心疼死我呀。」

沈葉葉瞥了一眼張向遠,然後瞪着田柱小聲說道:「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裏是怎麼想的。我告訴你田柱,你這麼做一點意義都沒有,反而會讓我更加討厭你。我和你之間只可能是同學關係,絕對不會有其他關係。我希望你離我遠點,最好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否則我們以後連同學都沒法做了。」

田柱一聲冷笑:「你已經認識我快五年了,認識他才幾天呀?為了他你連同學情誼都不顧了,你還真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啊。」

「友情和愛情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沈葉葉辯駁道。

「這麼說你愛他嘍?」

「愛,非常愛。但是對你,我連半點喜歡都未曾有過。」

雖然一直在被沈葉葉拒絕,可是沈葉葉說這麼狠的話還是第一次,她的話就像是一根鋼針,狠狠地扎了田柱的心一下,疼的田柱直咬牙,令田柱有點接受不了。

剛要說話,一邊的張向遠站起身走了過來,田柱到了嘴邊的話只好又咽了回去。

「既然他不是故意的,又是你同學,就算了吧。」張向遠看着田柱笑着問道:「你的車沒事吧?」

張向遠之前見過兩次田柱,但他只知道田柱與沈葉葉是同學關係,並不知道田柱一直在追求沈葉葉,沈葉葉也從未向他提起過。

田柱看張向遠就氣不打一處來:「謝謝你關心我的車,它很好。不過你以後也得小心點,幸虧我這是單車,要是汽車,那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

田柱意味深長地看了沈葉葉一眼,蹬着單車就走了。

《逍遙狂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