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仙,從簽到點數開始
修仙,從簽到點數開始 連載中

修仙,從簽到點數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無籽的西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無籽的西瓜 聞君

【玄幻修仙系統熱血爽文開局簽到】前世的億萬富翁,因車禍而穿越到一個全新的修仙世界開局綁定簽到系統,聞君從每日簽到點數開始,不斷提升修為、資質,獲得功法、寶物,修為快速提升!多年後…「震驚!神妖皇朝的神子又被聞君斬了!」「驚天八卦:雪族神女大膽示愛,卻遭聞劍神拒絕!後因愛生恨…」「聞劍神,我兒被黑魂教抽筋剝皮,求您看在他曾經做過您坐騎的情況下救救他!」顫顫巍巍的龍王在聞君面前低聲哭訴「玄州時報——頭條:劍神聞君再破黑魂教分舵!」聞君就是在這些配角的震驚與歡呼聲中越走越遠,最終鎮壓一個時代!展開

《修仙,從簽到點數開始》章節試讀:

聞君在鑽進山洞的一瞬間,身後的靈虎便憑藉著前躍再次拉近了和他的距離。

如果不是他果決,只怕此時已經成為靈虎口中的果腹之物。

靈虎在看到聞君進入山洞後,也立馬沖了上來。

但是,它的體型太過龐大,折騰半天也只能勉強把利爪伸進山洞,對着聞君一陣抓取。

而聞君此時早已經往裡挪動了很遠,利爪也根本抓不到他。

石縫外的靈虎發出了一道憤怒不甘的吼聲:

「嗷~~!」

「你個小老虎,這下你除了無能狂怒沒有什麼辦法了吧?」

「就喜歡你這種看不慣我,又干不掉我的樣子!」

聞君最開始還在擔心這隻靈虎會不會什麼靈技。

結果,等他發現靈虎除了那有些震懾人心的巨吼以及那無堅不摧的利爪外似乎確實沒什麼辦法後,他不禁口嗨起來。

靈虎似乎真正被他激怒了,對着山壁又是一陣猛抓,山壁外面被他抓的亂石橫飛。

最終它乾脆在小山洞外趴了下來,似乎不等到聞君從裏面出來就不準備罷休!

看到這一幕,聞君的賤笑瞬間僵在了臉上。

他有些無奈,自己不就是不小心殺了你兒子嗎,有必要這麼追着不放嘛。

轉身注視着身後漆黑無比,似乎有些噬人的洞穴,他只能祈禱裏面還有其他的通路了。

不再多作猶豫,深呼吸一口氣,他一頭扎進了黑暗中。

……

洞穴內漆黑無比,聞君也只能摸索着牆壁緩步前進。

不過,剛走了不遠聞君便停了下來。

他一拍腦袋,嘴裏喃喃道:

「差點忘了,我還有真實之眼呢,真實之眼連修士的修為都可以勘破,那現在勘破點黑暗更不成問題吧!」

想到這,他眼睛內散發出一陣常人難以察覺的淡金色光芒。

隨後,聞君視野內,原本漆黑無比的山洞已經變得亮如白晝,和外界沒有絲毫差別。

他環顧一圈,發現此時正身處在一個比較寬敞的廊道內。

除開身後隱約可見的洞口那一小段崎嶇外,周圍此時卻異常的平坦。

他蹲下身子,用手蹭去了地面上的一層厚厚的灰塵,在灰塵下是一層鋪的整整齊齊的青石板。

而牆壁上也是如此,灰塵下的廊壁上同樣雕刻着很多不知名的精美花紋。

這些顯然不可能是天然形成的,最大的可能這是一個修士的洞府。

而且根據灰塵的厚度來看,這裡起碼有幾十上百年沒人來過了。

想到這,聞君懸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不過,他依然還是保持了很高的警惕。

畢竟,即便這個洞府的主人出了什麼意外,但是,誰知道他在洞府內有沒有布下什麼陷阱、法陣之類的東西。

拍了拍手上的灰塵,他繼續朝洞穴深處而去。

將近半柱香後,聞君眼前豁然開朗起來,廊道的盡頭是一個面積不大的廳室。

廳室四周的牆壁上點綴着數十顆用於照明的夜光珠。

在廳室側面還有一個緊緊關閉的房門,不知道通向什麼地方。

等聞君把目光投向廳室內時,他卻是猛然間被嚇得一個激靈。

廳室的**,盤坐着一具不知道經過多少年風化的枯骨!

枯骨外表披着一件破破爛爛,表面也落了滿滿一層厚厚灰塵的衣衫。

讓人驚奇的是,破爛衣衫下**的骨骼,經過無數年的風化,竟然還在不斷散發著淡淡的火紅色微光。

看着這詭異的一幕,聞君一時間有些躊躇。

不過,就在此時,廳室**的枯骨剎然間光芒大綻!

他被光芒刺激,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十幾秒後,等再次睜開眼睛時,聞君面前卻猛然間出現了一個鬚髮皆白、面容蒼的老者。

老者身着一襲火紅色道袍,此時,正用他那雙蘊含著滄桑的雙目定定的看着聞君。

聞君被突然出現在自己幾米開外的老者驚得倒退數步。

看着面前這個詭異的老者,聞君忍不住驚問道:

「你…你是誰?」

道袍老者雙手背在身後,臉上露出了和藹的笑容,說道:

「小子,你闖進了我的洞府,還問我是誰?」

「什…什麼?這竟然是你的洞府?」

聞君大驚,畢竟從洞府內的布局以及洞府的位置來看,洞府的主人顯然是個高階修士。

最起碼,在他的了解中,聞家的幾個靈玄境老祖,是遠沒有這種在初雲山脈深處開闢洞府的能力。

想到這,聞君連忙開口解釋道:

「前輩莫怪,晚輩只是因為被一頭實力強勁的靈虎追趕。

走投無路之下,才誤入此地的,還請前輩大人有大量,不要責怪小子。」

道袍老者聽聞這話後,只是點了點頭,一時間沒有說話。

老者乾枯的雙手背在身後,此時正一隻手捏着一根聞君的短髮,另一隻手快速的掐算着什麼。

隨着時間的推移,道袍老者的眉頭卻漸漸緊皺。

看着老者緊皺的眉頭,聞君心中忐忑了起來,他不禁心想:

這個前輩不會那麼小氣吧,畢竟自己也僅僅只是誤入洞府,也並沒有幹什麼啊。

卻說,此時道袍老者心中也不禁納悶起來:

「眼前這個小子的卦象怎麼這麼奇怪,這個世界和他的聯繫竟然這麼微弱,似乎隨時會被切斷。

但是,他的命格又非常硬,完全不是將死之人的卦象。

而且他的未來竟然是一片朦朧,竟然一丁點都窺探不了,似乎是什麼人強行遮掩一般。

但從眼前這個小子的樣子來看,也不像背後有強者的樣子啊。

奇怪,太奇怪了!」

道袍老者眼皮微抬,朝聞君瞥了一眼,看着他氣血境的修為,心中不禁有些猶豫。

不過,最終,老者的眉頭舒解,似乎是做下了某種決定。

他面色嚴肅,語氣森然的道:

「小子,你擅自闖入老夫的洞府,按理來說老夫是有理由立即殺掉你的。」

聞君一聽這話,心中不禁有些悲從中起,剛從聞家逃出,難道現在又入虎穴了!

「不過,老夫念在你是無心之過,情有可原,只要你答我兩個條件。

老夫不但不會害你,還會送你一場大機緣!」

「當然,這兩個條件不是什麼壞事,不會讓你違背自己的本心,不會讓你做一些違背道德的事。」

聽聞這話,聞君心中雖然還是覺得有些不是很靠譜。

但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什麼談條件的資格。

更何況,相比於現在就被殺掉,即便是這個道袍老者有什麼陰謀,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認了。

《修仙,從簽到點數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