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怨靈邪魔追殺記
怨靈邪魔追殺記 連載中

怨靈邪魔追殺記

來源:google 作者:金牛少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司馬子朧 司馬杉木 懸疑驚悚

與傳統的茅山道士不同,在司馬家族的血液里,流淌着與生俱來某種力量與責任,那就是成為追魔獵人!專門對付那些危害人間的惡魔,對抗那些超自然的力量20年前,兄弟二人的母親慘遭惡魔毒手,這讓痛失愛妻的父親決定用盡一生對其追殺但面對司馬家族的使命,父親一邊要進行復仇,一邊要將兩個孩子培養成自己的接班人雖然弟弟司馬杉木對於這樣的命運安排很是抗拒,但隨着調查的深入,他和哥哥司馬子朧逐漸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改變命中注定的事情……展開

《怨靈邪魔追殺記》章節試讀:

折騰一宿的兄弟二人,躺在父親的房間里憨憨地睡去。

次日一早,弟弟杉木給分開一天的女友撥去電話,卻無人應答。

哥哥子朧從衛生間里洗漱出來,穿上晾乾的夾克後問道:「我要出去吃早飯,你要帶點什麼嗎?」

杉木搖了搖頭,依舊拿着電話,反覆給女友撥打着。

來到旅館隔壁的油條店,給自己點了一份早餐,哥哥拿出手機查看着今天的新聞。

「老闆,來三根油條,一碗豆漿。」

一名**走進油條店,然後坐在子朧的鄰桌等待着。

就在老闆將油條豆漿端上來時,**與子朧對視了一眼,雙方立刻有着各自不同的反應。

只見這名**盯着子朧上下打量着,似乎在思索,而子朧則被對方的這個舉動搞得有點慌神,因為他已經認出,對方就是昨天在鐵橋上遇見的那名**。

不等吃完早飯,子朧趕忙結賬想要離開,卻在此時被這名**叫住:「你等等!」

走到子朧身旁,**問道:「我女兒說昨天有兩個**去找過她,但我問過市裡警局,他們根本沒有派人過來,你到底是誰?」

知道事情已經穿幫,子朧飛快思索着應對之策,但他卻沒有弟弟那般敏捷的思維,眼看想不出辦法,子朧也只好祭出絕招。

那就是跑!

直接撞開對方,子朧撒腿就跑,並掏出電話通知弟弟:「趕緊離開旅館,我們的身份暴露了。」

可讓子朧萬萬沒想到的是,昨晚住下的這家旅館,距離蚌村派出所並不遠,而且他逃跑的方向,又是正朝着派出所的位置。

那名**只需在後面高喊一聲:「站住,給我抓住他。」

派出所的同事立刻全都出來,直接給子朧一記抱摔,將其銬在地上。

這就叫做現實版的,慌不擇路!

聽到外面傳來嘈雜聲,旅店老闆也出來看下熱鬧,結果發現被**扣住的人,正是昨晚入住自家旅館的房客,老闆趕忙上去將其舉報,以免被**認為自己有窩藏嫌疑。

「**同志,我正要來報案。昨晚這傢伙入住後,我就懷疑他倆有問題。」老闆說道。

「他倆?他的同夥呢?」**問道。

「我這就帶你們去他的房間,走走走!」老闆趕忙招呼**前往旅館。

好在子朧逃跑時,及時通知了弟弟,這才讓**撲了個空,但他們依舊被房間里的詭異場景給驚呆了,牆壁上貼着的全是關於蚌村鐵橋失蹤案的內容。

還有那幅面目猙獰的鉛筆畫,讓所有**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被銬在審訊室里待了一整天,直到臨近傍晚,早已飢腸咕咕的子朧,這才等來一名前來詢問的**,而對方正是昨天那名女孩的父親。

將房間里收集到的一些資料裝進紙盒,這名**抱着盒子走進審訊室。

一進門,**便將紙盒放在桌上,然後問道:「想好怎麼交代了嗎?」

「我告訴過你們,我與蚌村鐵橋的失蹤案沒任何關係,我只是過來旅遊的。」

「旅遊?我看你真的是不見黃河心不死,你還不知道自己的事情有多嚴重吧?」

這句警告讓有些玩世不恭的子朧不太在意,他依舊朝對方俏皮着說道:「有多嚴重?能比我去年掉的錢包還嚴重嗎?」

「少在這裡跟我貧嘴,我們在你的房間找到12個失蹤者的照片,還有一堆封建迷信的東西。我很明確的告訴你,你現在已經是犯罪嫌疑人了。」

面對**的威脅,如果是其他人可能已被嚇壞,但子朧依舊不在乎,他甚至側過身子,斜視着對方,語氣不屑地回答道:「聽着,你說的這些嚇不了我。蚌村鐵橋的失蹤案,第一起發生在2007年,當時我才11歲,你認為我可能作案嗎?」

「我們搜查過你的房間,我們相信你有一個年長的同夥,或許他就是那個真正實施犯罪的人。」

說著,**從紙盒裡拿出一本厚厚的筆記本,扔在桌上:「你現在告訴我,這個筆記本是誰的?你的?還是那個幕後主謀的?」

盯着筆記本,司馬子朧沒有說話,他知道這是父親的東西,雖然很想看看裏面到底寫着什麼內容,但此刻的局面也只能讓他忍住想法。

翻開筆記本,**拿出一張照片,上面正是子朧與弟弟的合影:「就算你不願開口,但我想這個筆記本的主人已經告訴我,你還有一個弟弟,對吧?」

然後**又一頁一頁地翻着筆記本,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而且還有畫著一些妖魔鬼怪的插圖,這讓**很是頭疼,他們壓根不知道對方到底寫的是什麼。

翻到最後一頁,**指着兩組數字說道:「老實說,一開始我以為你們是什麼茅山道士,但裏面寫的東西又跟八卦玄學毫無關聯。我承認,我們看不懂裏面的內容,但我們希望你能好好解釋一下,這組數字代表什麼?」

看了一眼筆記本,子朧立刻明白那是父親藏下的暗語,但他假裝不認識,沒有回答。

「聽着,如果你不告訴我們有用的信息,你是無法擺脫嫌疑的,我希望你能想明白這一點。」

就在這時,審訊室外傳來敲門的聲音,這名**又指了指那組數字,再次提醒子朧一句後,然後前去開門。

「張警官,失蹤者的家屬來派出所鬧事了,聽說還去過你家,和你女兒爭執起來了。」門外的**說道。

聽到這話,張警官頓時顯得有些緊張。

雖然失蹤者家屬的行為可以理解,但女兒可是自己的心肝寶貝,被人欺負那還了得。

可蚌村的居民都是鄉里鄉親,彼此抬頭不見低頭見,自己雖為**,也不好以權壓人,於是張警官趕忙看了子朧一眼,關上審訊室的門,匆匆離開。

等張警官走後,子朧望着桌上的筆記本哼笑了一聲,然後抽出上面的一根回形針。

……司馬杉木這邊……

從旅館逃出來後,司馬杉木逃進森林躲了很久。

站在山上觀察着蚌村的情況,直到所有**從旅店撤走,杉木這才壯着膽子回到山下。

臨近傍晚,按照昨晚查到的地址,杉木來到蚌村郊外的一所民宅。

敲開房門,裏面住着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

「你好,請問你是孟陽宇嗎?」杉木問道。

「是的。」孟陽宇警惕着回答道。

這時,杉木掏出一張照片,指着上面的一個男人:「前段時間,這個人是不是來拜訪過你?」

接過照片,孟陽宇仔細回憶了一下,然後說道:「是的,他好像說自己是記者,要寫一篇新聞報道。」

「他什麼時候來的?」

「大概一個多禮拜前吧,你又是誰?有什麼事嗎?」孟陽宇再次朝杉木質問着。

聽到問話,杉木裝出一副不太開心的樣子,抱怨了一句:「我還以為他會等我過來,再採訪你。」

「你也是記者?」

「是的,我本打算和他一起寫篇新聞報道。」

「你們打算寫什麼?我不知道你們想要採訪我什麼?」

「是關於你過世的妻子,孟先生!你妻子的故事讓我很震撼,同時也很感動!」

杉木的這句話,讓孟陽宇又想起什麼,他繼續站在門口,望向對方:「我想起來了,當時你朋友曾問過我,妻子埋葬的地方。」

「那你介意再說一遍嗎?」司馬杉木急忙問道。

《怨靈邪魔追殺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