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空哥哭着挖我墳
原神:空哥哭着挖我墳 連載中

原神:空哥哭着挖我墳

來源:google 作者:楓子不笑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凌琳 遊戲動漫

【不要代入空!不要代入空!不要帶入空!】【主角的身份類似於溫迪那樣的魔神】【主角會扮演很多角色,身份與性別不單一】一處神邸「簽下這份契約,就意味着接受了試煉」「屆時,你將會經歷常人難以承受的痛苦,空,你確定要這樣做嗎?」寶座上,高貴聖潔的精靈在向空做着最後的確認「為了早日與熒相遇,我願意接受試煉!」握緊了雙手,空的臉上滿是堅毅之色「很好,契約已定」隨着話音的落下,刻滿符文的金色絲線,瞬間纏繞在空與精靈的手腕之處「我能否詢問一下,試煉的內容是什麼?」驚奇地看了眼手腕處已消失不見的絲線,空隨口問道從寶座上起身,精靈光着潔白無瑕的玉足,緩慢地走到他的跟前:「我會讓你愛上我,然後,死在你的面前...」展開

《原神:空哥哭着挖我墳》章節試讀:

蒙德,冒險家協會門口。

「呀,是安全運輸委託啊,那麼遠,得在外面忙一整天了。」

看着空手中的委託單,派蒙一臉鬱悶地說道。

「你反正會飛,我可是要用腿走那麼遠呢。」隨手將委託單塞進口袋,空扭頭看着派蒙調笑道。

「什麼嘛,飛也是很累的好吧。」

在空中跺了跺腳,派蒙氣鼓鼓地插着腰,很是不服氣。

「好啦好啦,空你就不要再逗派蒙了。」

摸了摸派蒙的小腦袋,葵一臉無奈地看着二人拌嘴。

如今的空雖然心懷復仇的焰火與尋找妹妹的急切,但在面對派蒙這個可愛的小夥伴時,總是能感到一絲歡快。

倘若葵的存在,是他如親人般的慰藉,那麼派蒙,便是這三人小組之中,增加生活情趣的調味劑了。

「要到離蒙德城那麼遠的郊外,路上很大概率會遇到魔物吧?」

轉頭看向空,葵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擔憂之色。

「嗯,我看了一下路線,地圖上有好幾處都曾發現過丘丘人的蹤跡,因此很有可能會遇到丘丘人的障礙物攔路。」

收斂了笑容,空單手摸着下巴,思索着什麼。

在天上轉了個圈,派蒙毫不擔心地插話道:

「這有什麼的,空可是很厲害的,就算一下子來一百個丘丘人,他也能刷刷兩下全部將他們打跑!」

被派蒙誇張的話語打斷了擔憂,空與葵紛紛露出了笑意。

「是啊,我們家空可是打敗過惡龍的『榮譽騎士』呢!」

幾步走到空的跟前,葵抬手替他整理了下衣領,眼神之中,滿是溫柔的暖意。

如同賢惠的妻子,正在為準備出門上班的丈夫打理服裝。

摸了摸自己臉頰,注視着這近在咫尺的動人面容,空甚至感受到了一股香氣扑打在鼻尖。

似乎是並沒有察覺自己的動作有多麼的親密,葵的注意力都在整理衣服上。

待她總算是幫空整理好了衣領,再抬頭時,便看到了空的臉此時竟然與她無比接近。

一瞬間,兩抹彩霞便攀上了葵的雙頰。(⁄(⁄⁄•⁄ω⁄•⁄⁄)⁄)

快速地向後退去。

派蒙似乎看到了一股蒸汽從葵的頭頂冒出。(o(*////▽////*)q)

指尖在衣角處揉搓了許久,葵將發紅的小臉藏進了胸前。

等到空與派蒙即將離開時,她才像是突然想起什麼,趕忙將肩上所背的挎包遞了過去。

「嗯?是什麼。」

接過她所遞過來的挎包,空單手拎着,另一隻手伸進去取出了個餐盒。

打開,裏面是賣相極好的果醬鬆餅。

「這…這是我做的莊園鬆餅,空你在路上休息時記得吃點,千萬不要餓着了。」

臉上的紅暈還未散去,葵細聲提醒道。

眼底湧現出一絲溫情,空的面上不顯,故作無奈道:

「我就說葵一大早在廚房裡忙活什麼呢,原來是在給我準備吃的。」

「昨晚睡得那麼晚,今天又那麼早起來做飯,葵你沒必要那麼辛苦的。再說了,我也有帶便攜式鍋爐,在野外也可以燒火做飯啊,這可是冒險家的必修課呢。」

強硬地將餐盒塞進空的懷中,葵皺起了小俏眉,不容分說道:

「那怎麼行,吃飯可不能馬馬虎虎,以後我會天天給你準備好便當的,要不然,你就帶着我一起去做任務,我在路上給你做飯!」

葵的態度十分堅定。

望着她那明明十分甜美,卻又故作生氣的可愛面容,空也是情不自禁地無奈一笑。

將餐盒放進背包,他再抬起頭時,葵就已是眉眼含笑。

兩人相視一笑。

「唉?不是,我呢?派蒙也要吃飯的呀,這裏面也有派蒙的份嗎?」

飛到二人的中間,派蒙搖晃着雙手,焦急地問道。

「噗嗤」一笑,葵趕忙安撫道:

「當然也有小派蒙的份啦,我做了不少呢,足夠你們兩個人吃了。」

聽到葵的話,派蒙小手拍拍胸脯,長舒了口氣:

「哎嘿,我這不是怕空一個人佔光食物,先提前問好嘛,就知道葵對我最好了~」

「誰會像你一樣看見吃的就走不動路啊,貪吃鬼。」

伸手戳了戳派蒙的額頭,空滿是無奈地笑罵道。

「時候不早了,那我就先去委託地點了。」

結束了短暫的打趣,空轉頭對着葵說道。

「嗯,路上小心。」

將小手舉到胸前,葵朝着他輕輕擺了擺手掌,當做告別。

目送着一大一小兩人出城,葵轉身朝着「天使的饋贈」酒館走去,她也要開始今天的工作了。

……

「葵,六號桌點的蒲公英酒好了。」

天使的饋贈中,酒保查爾斯將一杯調好酒擺在吧台上,高聲喊道。

「好的,馬上就來!」

從二樓的扶手間探出腦袋,葵立刻回復道。

將新來的客人所點的飲品記錄在手中的本子上,葵趕忙跑下樓,又去給六號桌的客人送酒。

就這樣忙裡忙外地來回跑了一天,臨近傍晚,總到了是她該下班的時候。

當然,別看她表面上累得夠嗆,實際上,對於擁有神力的凌琳來說,跟睡了一天沒什麼區別。

「來,葵,這是你今天的工資。」

將一小袋摩拉遞到葵的手中,酒保查爾斯十分滿意這個新來的員工,明明看上去稍顯瘦弱,沒想到干起活來倒很是勤快。

「謝謝查爾斯大哥啦,那我就先走了,明天見。」

喜笑顏開地接過自己的工資,葵小心翼翼地將其塞進口袋中,貼身保管好。

「嗯,明天見明天見。」查爾斯發自內心地露出笑臉,葵的這一聲「大哥」,叫得他心都化了。

目送着可愛的精靈少女走出了酒館,查爾斯哼唱着小曲,美滋滋地擦着杯子。

夕陽西下。

走在回家的路上,凌琳臉上的甜美笑容早已消失殆盡。

她當然不是真的為了賺取這微不足道的摩拉,而在天使的饋贈中打工的。

她的真正目標,早已在昨晚的夜裡,便已經見過面了。

『慢慢來,總有再見的時候。』

將那一小袋摩拉拿在手中,凌琳食指勾起了它的細繩,邁着輕快的步伐,甩來甩去。

……

「我們回來啦,葵有做什麼好吃的嗎?」

空剛剛推開房門,派蒙便迫不及待地飛進客廳,尋找着吃的。

手捧着一碗魚湯從廚房中走出,葵在看到空的瞬間,臉上便浮現出一抹笑容。

「回來了,快去洗手吧,晚飯剛剛做好,還是熱的呢。」

將魚湯擺在一葷一素兩盤菜之間,葵在圍裙上擦了擦手,溫柔地督促着。

「好耶!」

拍着小手,派蒙在空中連轉幾圈,隨即飛進廚房洗手。

將背包放在玄關處的檯子上,空伸着腰走到了她的跟前:

「你今天也忙了一天了,怎麼還又做晚飯呢,獵鹿人餐館就在樓下,我們去那吃就行了。」

微微豎起俏眉,葵嚴詞拒絕:

「好不容易掙來的摩拉,怎麼能天天下館子呢,而且,外面做的哪有我做的乾淨。」

將空的配劍要了過來,葵將其拿到衛生間,打算吃完飯幫他擦拭保養一番。

「再說了,我也喜歡看到空吃我做的飯菜…」

抱着那一把平平無奇的長劍,她又小聲地嘀咕了一句。

「什麼?」

將頭從廚房中探出,空笑着詢問道。

他其實聽到了,只是,莫名的想再聽一遍,聽的…再仔細些。

「沒…沒什麼了啦!你快點洗好手出來吃飯,不然一會菜都要涼了!」

有些慌亂地跑進衛生間,葵加大了聲音,來掩飾自己的羞澀。

搖搖頭無奈地笑了笑,空自己都沒有發現,他的內心早已經被這個容易害羞的精靈少女,給深深觸動了幾分。

背靠着衛生間的房門,凌琳的臉上瞧不見一絲羞色,與上一秒的她彷彿判若兩人。

端詳着手中的這一把無鋒劍,她的美眸中閃過一絲精光,若有所思。

《原神:空哥哭着挖我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