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郁爺的心尖寵是滿級大佬
郁爺的心尖寵是滿級大佬 連載中

郁爺的心尖寵是滿級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沒見過雪的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左筱月 現代言情 郁晉南

[大佬替嫁馬甲蘇爽打臉團寵互撩]大家都笑左筱月是鄉下來的土包子、醜女人左筱月無動於衷,郁爺卻怒了他的女人,可是能文能武的美人,豈能被這些人污衊?他誓要給那些人一些教訓,懷裡的小女人阻止了他「打臉這種區區小事,我來就好!」敢欺負她的人,還沒出生呢!展開

《郁爺的心尖寵是滿級大佬》章節試讀:

從臨水村出來半個小時,左旋終於能說話了。

「爸,爸,我能說話了!」左旋聽到自己發出的聲音喜極而泣。

「你再看看手那些能不能動?」左青暉轉過頭問。

壓在他心裏的石頭一落地,連聲調都輕快許多。

左旋聽完他的話,趕緊抖抖手,又轉轉身子。

確認自己恢復了以前的狀態,他才點了點頭:「我沒問題了!」

「沒事了就好。」

「我明天帶你去醫院做個全身檢查,問問醫生到底是怎麼回事。」

左旋恢復正常後,就把要提防旁邊這個女人的事情拋在了腦後,他又開始將矛頭對準左筱月。

「還能怎麼回事,就是這個女……」

左旋話說到一半,覺察到身上停留了一道戲謔的目光。

一抬頭,便看到左筱月似笑非笑地在盯着他看。

左旋被她看得毛骨悚然,嚇得趕緊轉了口風:「就是抽風了吧!」

這個鄉下女人,跟個鬼似的,太TM可怕了。

他當下便決定,不管剛才的事情是不是左筱月乾的,都不能當著她的面指認她。

左筱月非常樂意看到左旋吃癟的樣子,看來他現在有些忌憚她了。

要是左旋能吸取教訓,從此在她面前管住自己的那張嘴,她便就此收手。

要是繼續目中無人,就不是現在這樣簡單的教訓一下了。

懲罰人的法子,少說也有上百個,她不介意一一表演給對方看。

臨水村到南城差不多要七個小時的車程,晚上八點,一行人總算到了南城。

路過一家叫「橙子」的酒店時,她開口叫住左靑暉。

「停車。」

「停車做什麼?」左靑暉雖然不解,但還是把車停了下來。

左旋瞪着眼睛看着她,想開口最後卻欲言又止。

左青暉停車的一瞬間,左筱月便開門下了車。

左青暉下意識的以為左筱月想要逃,他慌忙解了安全帶,追了上去。

「左筱月,你這是幹什麼?」

「今天晚上我想住酒店。」左筱月冷漠的說道。

想了想,她又補充道:「他們應該不太歡迎我,我也暫時還沒做好面對他們的準備。」

左靑暉自然知道,「他們」指的是他現在的家人。

「其實他們都很歡迎你的。特別是你妹妹,已經給你準備好了見面禮,就盼着你回去呢!」左靑暉着力渲染着家庭和睦的氣氛。

左筱月直接戳破他給的美好泡沫:「她當然盼着我去了,不然誰替她嫁給郁家那個殘廢?你嗎?」

左靑暉發現,左筱月雖然年紀不大,但說出的話卻句句帶刺。

就在他思考着如何接她話時,突然見左筱月小臉一垮,低垂的眼眸里似乎染了一層霧蒙蒙的水光。

她輕輕地發出一聲嘆息:「我從來沒和這麼多人一起住過,會很不習慣。」

這個時候的她,卸去了身上的鋒芒,顯得柔弱可憐,還有幾分孤獨。

左靑暉見狀,內心不免戚戚,愧疚感也在一瞬間湧上了頭。

她到底只是個孩子,這些年,是他愧對了她啊!

心一軟,左靑暉便同意了左筱月的要求。

「我去給你開個房間,今天晚上你就住在這裡。明天我再來接你。」

左旋聽到左筱月今天晚上不去左家住,神情慢慢開始舒展開來。

他巴不得那個女人離他遠遠的。

不,不只是離他遠遠的,要離他們家都遠遠的!

左靑暉帶着左筱月進了「橙子」酒店,給她辦了房卡,又叮囑了她幾句,這才離開。

出來後,他覺得不放心,怕左筱月找借口溜了,便又轉身進去,跟保安叮囑,要是左筱月要出酒店,一定幫忙通知一下。

左筱月躲在暗處,看着左靑暉的一舉一動,臉上滿是嘲諷。

等他消失在她的視野,她才拎了行李上樓。

剛進電梯,好巧不巧,她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她本能地叫出一個名字。

「胥軻?」

被她這麼一叫,胥軻也轉身看到了她。

只愣了一秒,胥軻便又恢復了以往的弔兒郎當。

像是知道左筱月肯定會問他為什麼會來南城,他直接嬉皮笑臉地說道:「筱月,我為了你來南城了,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他老是用這種開玩笑的話語,讓人分不清他說的是真是假。

左筱月打量着胥軻,他現在一副侍應生的打扮,胸前還別著一枚員工胸牌,似乎是這裡的員工。

見她一副狐疑的表情,胥軻趕緊解釋:「我一哥們在這裡打工,昨天晚上我來投奔他,他便介紹我來這裡做侍應生。今天我第一天上班。」

聽起來似乎很合理。

「倒是你,怎麼來酒店了?我聽臨水村的人說,你爸要接你去他家。可你為什麼沒去他那裡?」

「是被攆出來了?」胥柯臉色突然一沉,「我知道了,他們一定欺負你了!把你接回來又不想管你是不是?」

他一邊說一邊撩起袖子,完全是一副要和人去干一場的架勢。

「那個男人的家在哪裡?我找他去!」

左筱月眼神里浮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總這麼衝動!」

「我沒被攆出來,只是想住酒店而已。」

「真的沒有被欺負?」胥柯仍舊不信。

「沒有。」

見左筱月回答堅定,胥柯也就不再堅持。

「那你住哪個房間啊,我送你過去。」

左筱月斜睨了他一眼,「廢話真多。」

剛好她的樓層到了,電梯門剛一開,她便走了出去。

見胥軻要跟上來,她才報了房間號:「我住1408。不是還要上班嗎?你先去忙吧。」

胥軻聽話地停住了腳步,朝她笑了笑。

電梯門關上的瞬間,胥軻收了笑,眼神也隨之變得冷漠,渾身散發的陰鬱讓他恍若變了個人。

左筱月一進房間,便將門反鎖得嚴嚴實實。

確認安全後,她才從包里翻搗出一套黑色緊身衣。

這件衣服雖然樣式普通,但卻用特殊材質製成,不僅防火防水,還能防彈。

今天晚上她有一個小任務,目標物品等會兒就會出現在她的房間樓下。

所以她晚上想住酒店,真正的原因自然不是什麼跟左家人住不慣,而是她要完成這個任務。

《郁爺的心尖寵是滿級大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