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擇日隱婚
擇日隱婚 連載中

擇日隱婚

來源:google 作者:陸明成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明成 陸明成 霸道總裁

假的婚姻,守了兩年活寡,最後還被送給了其他男人蘇欣錦原本以為自己這輩子就是個悲劇,可沒想到,再遇到的男人竟然會對她......展開

《擇日隱婚》章節試讀:

下了車後,我立馬朝着醫院裏面跑去。

到了住院部後,我找到了前台的護士小姐。

"你好,請問蘇欣蕊再哪個房間?! "

看着我焦急的神色,對方卻慢悠悠的翻開了面前的一份名單,找了一會兒後說道: "404。 "

"謝謝! "

道了一聲謝後,我正要跑過去,卻被對方給攔了下來。

"哎,等等。 "

"怎麼了? "

"你姐姐可是已經欠了15萬的醫療費,剛才我打電話的就是你吧? "

聽見對方那麼說,我愣了一下,這才想起來,面前的護士正是之前電話裏面傳來的聲音。

"是我。 "

"你還是趕緊先買醫療費給補交一下吧,而且現在已經過了探視的時間,就算要看你也得等明天了。 "

護士皺着眉頭,拿出來了一疊的賬單,直接甩在了檯面上。

隨手翻了幾張,從幾十塊到上萬塊,差不多得有四五十張。

我手上現在的存款不足10萬,交了的話,那就一分都不剩了。

"不好意思,我沒帶夠錢,能不能寬限幾天? "

"寬限?我們都已經寬限半個月了,之前留的聯繫人電話也打不通,難道什麼都要由醫院來幫你們出?! "對方越說越生氣,嗓門也不由大了起來。

看着對方的樣子,我知道是自己理虧。

"我這裡只有十萬,要不你先收着,剩下的我想辦法儘快補上。 "

"十萬? "見我說有錢,對方語氣緩和了一些, "那就先交了吧,這是我們醫院的賬戶,交完後跟我說,我備註一下。 "

看着護士遞過來的紙張,上面有醫院的賬戶,我趕緊拿出手機,一看還有十萬零幾百,就直接輸了一個整數。

"護士小姐,好了。 "說完我便要往樓梯口走,她又把我給攔了下來。

"不是都跟你說了,已經過了探視時間了! "

"可是我已經好幾個月沒見到我姐姐了,能通融一下嗎? "

我的語氣漸行漸弱,到最後幾乎成了哀求。

看我這樣,對方依舊強硬。

"規定就是規定。 "

"可是我不見姐姐的話,不知道她的存摺放哪了,就算現在走了也找不到錢補上,你就讓我見一面吧,我保證不打擾其他人。 "

我撒了個謊,沒想到這護士還真就相信了。

"這樣的話,就給你十分鐘,你趕緊去! "

"謝謝,謝謝。 "

道完謝,我趕緊朝着樓梯口跑了去。

404房間時四人間,不過裏面的床鋪卻空着三張,只有靠窗的那一張有人睡着。

躡腳走到床前,看着姐姐躺在上面,消瘦的顴骨,下坳的眼眶,我的眼淚立馬就奪眶而出。

單手捂着口鼻,可抽泣的聲音還是把她給吵醒了。

緩緩睜開眼睛,她看了我一眼,眼中似乎有些驚訝。

"欣錦?! "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她想要起身,卻有些吃力。

趕緊上前把她扶起來,又為姐姐後背墊好枕頭,我這才在她床邊坐了下來。

伸手想要去拉姐姐的手,可她手背上插着的針管卻硬生生讓我停下了正要上前的手。

小心翼翼的把手放到她掌心下,抬起姐姐的手背一看,上面全是星羅密布的針孔,而且大半隻手都有淤青。

"姐,姐姐...... "

我不敢去看她,生怕眼淚落下,可是低頭盯着她的手,最終還是沒能堅持住。

"欣錦,別哭,我不還沒死嗎? "

"呸呸呸,姐,你說什麼呢! "

聽見她笑着跟我開玩笑,我卻更加心酸了,真恨自己沒有做好當妹妹的義務,沒有早點過來看她。

"我這病跟死了也沒區別,整天在這床上躺着,偶爾才能出去走走。 "

姐姐說話的時候,側過頭看向了窗外的天空,漆黑一片的夜空,我卻從她眼中看出了嚮往。

"姐,你放心,你的病馬上就會好起來的。 "

"沒用的,爸爸已經失蹤很久了,也早就通知我欠費了。 "

"姐,你放心,我帶着錢過來的,明成那邊給了我很多,你就好好的在這治療,錢的方面,你不用擔心! "

嘴上說的很確定,但是我心中卻沒多少底氣。

跟陸明成離婚是已經拍案了,對方的個性肯定會抓着我姐姐這一塊不放,到時候拖着不離,我只能走法律途徑,可這個過程又太過漫長,等拿到錢了,姐姐的病也就耽誤了。

就在這時候,我的心底卻閃過了一個人,洛奕辰。

姐姐的病對方知道,他之前也說過,不用擔心,如果我開口求他的話......可惡,難道真的要我再次出賣自己嗎?

"騙我了,你在陸家也不好過吧? "

姐姐突如其來的話讓我愣住了,沒想到他竟然會知道我的情況。

"姐,你......你說什麼呢,我跟明成挺好的啊。 "

"虧你還演過舞台劇,就你這演技,還想騙我? "對方說著,拉起了我的手, "之前我倆見面的時候,你每次都帶着你的鑽戒,可這次沒有戴,應該是跟陸明成有關係吧? "

"我,我只是忘了戴了! "我強辯着。

"再加上這次來得十分匆忙,看樣子你也是知道我的病情不久,不然以你的性格是不可能空手而來的。 "

"我...... "

沒想到姐姐那麼了解我,片語之間便讓我全都暴露了出來。

"好了,還是別說這不開心的了,爸爸有跟你聯繫過嗎? "

看見姐姐轉移話題,我的心中卻有些不忍,她知道現在幫不了我,我也幫不了她,索性就先跳過這些無助的話題。

"沒有,我不明白,爸爸的公司不是好好的,怎麼突然就這樣了? "

已經跟家裡沒什麼來往,父親的事情卻還是讓我有些耿耿於懷。

"唉,原本公司好好的,而且今年的訂單量還特別大,可是剛談好的訂單,供貨商那邊的原料卻突然漲價一倍,公司根本吃不消,不管做不做,虧損都在幾千萬,原本這些錢虧了也就虧了,可誰知道買過來的貨一做完,我們才發現那家公司根本是一個空殼公司,因為量大的關係,爸爸想要拿下這個訂單,所以把定金下調到了10%,交貨的時候才發現他們已經不在了,這一來一句虧損近一個億,公司維持不下去,只能宣告破產。 "

"空殼公司?怎麼會這樣?不是有姐姐你在嗎?為什麼會查不到?他們是空殼公司?! "

"這個訂單是我進醫院時候才談的,那就不知道,我知道的時候,銀行已經查封了家裡的所有資產。 "

聽姐姐說完之後,我才明白,家裡竟然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情,而這一切也全都是在半年之前開始的,我對此根本是一無所知。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出現了一個人。

"好了沒?不是說了只有十分鐘,怎麼說話不算的?! "

護士的聲音從外面響起來,我看了一眼姐姐,只能暫時跟她道別。

"姐,我先走了,你放心在這裡治病,明天我就會把錢交上。 "

看着姐姐朝我點了點頭,我正要走,她卻說道: "謝謝。 "

"說什麼呢,我倆可是親姐妹。 "

聽見我說親姐妹,姐姐的眼中明顯閃過了一絲異樣,只是這一抹異樣,當時的我並沒有察覺到,直到之後我的身世暴露,我才明白她這時候的眼神是什麼意思。

跟着護士從病房出來,她滿臉的嫌棄,直到把我送出去,先後又提醒了三次我記得明天中午前過來繳費。

從醫院出來,我本想直接回去夏依依那,可打車之後,我卻臨時轉變了目的地。

沒錯,我去了洛家。

洛奕辰是討厭,可相比去求陸明成,我寧可去求他。

《擇日隱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