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折月煮酒
折月煮酒 連載中

折月煮酒

來源:google 作者:山谷俗人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寧汐 沈秋霜 穿越重生

秋風蕭瑟中,他拽着她,目光沉沉「阿兮,別鬧了,跟我回宮」「回宮?你可捨得許我東宮之主?」「朕把這天下萬里山河都許你」展開

《折月煮酒》章節試讀:

六兮告辭了家人,謊稱自己回宮,她娘淚眼婆娑的送她離開。
街上繁花似錦,遊人如織,六兮身處這繁華之中,卻不知該何去何從。
她在這一世,養尊處優慣了,從來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有甄府,有寅肅做後盾,不愁吃穿,所以沒有任何養活自己的能力。
好在在現代學的一些修復文物的技術或許還稍稍派上用場。
她當務之急便是找一份工作,解決食宿問題。
「讓開!」
「讓開!」
街頭出現一隊精兵,每個人都身穿鎧甲,手拿矛槍推開路人,列隊形成一股人牆,開闢出一條街。
人牆外頓時亂成一團,所有人往左右兩邊站,原先熙熙攘攘的街面被這陣仗嚇的安靜下來,秩序井然站在人牆外,說話聲音也壓得低低的。
過了一會兒,不遠處有幾輛馬車過來,看那上頭舉着的旗,還有這隆重的架勢,好像是什麼皇親國戚。
六兮被人群擁擠着,被迫站在街邊看這熱鬧,只聽旁邊的人悄聲議論。
「今日據說是莘妃去姻雀寺求神的日子!」
「難怪這麼大排場,據說這位莘妃長得傾國傾城,顛倒眾生,是當今皇上最寵愛的妃子!」
「是啊,這幾年在後宮那是呼風喚雨,厲害得緊,大家都對她避讓三分。
皇上是把她寵的無法無天!」
「可不是嗎,年初,她豪擲萬兩給顧家蓋豪宅,朝廷里議論頗多,但皇上卻拿出自己的私銀替她補了這個缺,絲毫沒有半分責怪!」
「她要是能懷上龍嗣,將來指不定能替代皇后掌管後宮!」
「誰說不是呢!
只是一直沒有動靜!」
寅肅的妃?
原來他也會如此愛一個女子,把她捧上天的寵着,如果這莘妃當真有孩子,他會怎麼疼呢?
想到孩子,六兮的心劇烈的疼痛了一下,為她那個在六池宮未曾出世就離她而去的孩子感到疼痛。
曾記得,梨花滿地,寅肅擁着她,溫情脈脈。
「阿兮,將來我希望你能給我生一個小公主,長的與你一樣,烏黑的髮鬢,靈動的眼,還有活潑的性子。
我定會把她捧在手心疼愛!」
「為什麼不要皇子呢?」
「我不願我們的孩子將來要面對帝王家的殘酷爭奪,面對那些身不由己。
我只願我與你的孩子能夠快快樂樂的,自由活着!」
那時的她曾多麼的快活,然而當她躺在冰冷的六池宮,當鮮血染紅了床單,當她撕心裂肺的感受着那個小小的生命在她的體內一點一點的離開時,迎來的還是一室的清冷,與狠絕的,不曾來望一眼的寅肅。
想起這些往事,心裏難受的跟刀剮似的。
再沒有絲毫興緻去看那所謂的傾國傾城的莘妃了。
鼎沸的人聲忽然安靜下來
五綵綢雲般的錦面轎子從六兮的眼前掠過,轎子上的窗是層薄薄的幾乎透明的紗,能看見裡邊坐着的莘妃,果然是美人,唇角含情微揚,即俏又媚。
眼眸亦是烏黑漆亮,光潔的額頭上,一滴如淚的血紅玉石,輕輕垂掛着,跟那頭上的絢麗配飾遙相呼應,把這妖嬈與柔美展示的恰到好處。
如此的女子,誰不憐誰不愛?
大家看的如痴如醉,雙目圓瞪。
六兮也不例外,在現代,哪曾見過這樣天仙似的美女?
所以也望着出神。
又一輛馬車經過,不期然,一雙沉沉的,如鷹如冰的眼眸與六兮的雙眸撞上。
那雙眼在見到劉玥時,驀地,冰涼的眼神像把尖刀看向了她,彷彿是看到怪物般不可思議。
而六兮同樣是震驚的瞪大了眼睛,電光火石間,猶如一個大鎚重重的敲在她心裏最深,最脆弱的地方,是寅肅?
他看到她了?
她已沒有多餘的思維容自己想問題,拔腿就往後跑。
她萬萬沒有想到,身為通朝帝王的他會陪着妃子去寺廟,而那麼的巧,人潮中,竟然一眼就看到了她。
只聽見後面有個急切而慌亂的聲音,尖銳的喊道:
「停!」
然後是馬車的馬被忽然猛烈拉住韁繩而仰天長嘯的嘶吼,陪護的官員立即下馬車,惶恐的問
「皇上,出什麼事了?」
緊接着所有的官兵噗通的齊齊跪地,而平民百姓也全部跪地,齊聲喊道
「皇上萬歲,萬萬歲!」
六兮已到拐角的地方藏了起來,心還在劇烈的跳動。
還好,他已經看不見她了。
她探出身子,悄悄的望向遠處街面。
隔着遙遙的距離,她看着他站在馬車上,華袍加身,氣宇軒昂的樣子,他的拳握的緊緊的,唇角亦是抿的死緊,只是剛才還銳直的眼此刻正茫然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眾人,一排排,一行行的望了過去,他的氣場太冷凝,偌大的街面上,鴉雀無聲,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直到過了許久,他眼底的光逐漸的褪去,茫然然,霧蒙蒙的,看不清。
他搖搖頭,自嘲的笑了一下,笑容苦澀,轉身回到馬車內,雖然萬重的人圍着他,然而他的背影卻在繁華之中凸顯的如此寂寥。
侍衛連忙戰戰兢兢的把帘子拉上,官兵也回神,開始驅趕路人。
大隊的人馬都離開,人群也散盡,六兮噗通噗通跳的劇烈的心才漸漸平穩下來。
還彷彿在做夢似的,她竟然看到了寅肅。
這顆被他傷的千瘡百孔的心隔了這麼多年,看到他的那一刻,還是刺痛的厲害。
這個人在她心裏是頑劣的存在,愛也好,恨也罷,根深蒂固,連她自己都撼動不了。
但是,她已經不是從前的六兮了,再活一次之後,她懂得權,錢,情,並沒有明確清晰的分界線,你想得到的,你能付出的,你能承受的,都與這三樣息息相關。
她不會再那麼傻,為了情犧牲一切。
想這些都沒用,當下,最重要的是先找個客棧安頓下來,再去找一份工作養活自己。
她從甄府出來後,爹娘給了她一些銀子,讓她打發下人用的,雖夠她生活一陣子,但絕不是長久之計。
客棧的大娘見她一個單身女人,又說要找工作,當即非常熱情的介紹道:
「姑娘,我這倒是有一個活兒介紹,你看看能不能做。」
「正經的活就好,煙花場所就算了,您看我這年紀與樣貌,也做不了。」
這是實話,六兮現在喬裝打扮,梳着婦人髮鬢,穿着質樸的村裝,臉上也有化妝後出現的暗黃皮膚。
在街上,遇到寅肅着實把她嚇着,這麼打扮也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客棧大娘上下打量了一下她,問道:
「嫁過人嗎?」
「嫁過,年前病死了。」
她隨口胡說,表情也配合著黯然。
「也是可憐人。
我給你介紹的這活兒啊,是去當封府的丫鬟。
這封府,你知道吧?
天朝首富。
你看這天城裡沿街的商鋪?
十家有九家是封家的。」
六兮確實也注意到了,剛才見街上,每家商鋪上面夠掛着一面旗,旗上寫着一個封字,原來是這樣。
但她奇怪的是:
「既然封家這麼有錢,還找不到一個丫鬟?
你看我這樣的能去嗎?」
客棧大娘意味深長的道:
「就要你這樣的,就要你這樣的。」
「哦?
此話怎講?」
「你真沒聽說過?
這封府的當家的,大家稱他為封少。」
才說了一個封少,這大娘就打住,語氣,眼神里說不出的神秘,拉着六兮往前靠了靠,還沒說第二句,臉便紅了,低着聲音說
「封少是遠近聞名的花花大少,但凡有點姿色的姑娘,他一個都不放過。」
客棧大娘又往前湊了湊,臉更紅到;
「根據那些跟他有過關係的姑娘說,封少可厲害了。
這些姑娘,跟過他一次之後,就再也看不上別的男人,哭着,喊着,都想和他在一起。」
客棧大娘猶如自己親身經歷過似的,兩眼發光,只差沒流下口水。
「你知道吧,在這些姑娘們中悄悄流傳着一句話,只想跟封少,只要跟過一次,這一生就知足了。」
六兮聽的一頭黑線,問道:
「這與我找工作有什麼關係?」
客棧大娘一副她不開竅的模樣:
「長的稍有姿色的都想着如何爬上封少的床,還有誰好好乾活?
經歷過的又都在私下爭風吃醋,還有誰好好乾活?
封府的管家都急了,這府里一天沒人幹活可不行,所以管家放話了,這回再找丫鬟,一定要找長的丑的。」
原來是這樣。
「管家就不怕他們封少,看膩了美女,哪天口味大變,看上醜女?」
客棧大娘哈哈大笑:
「姑娘,別做白日夢了。
多的是跟你一樣想法的丑姑娘們,家境好的,壞的,都去封府當丫鬟,別說上封少的床,連人影都看不見。
按封少的話說,他只看得見美的東西。」
「劉姑娘啊,你要是好好在封府幹,不想歪的,混口飯吃是沒問題的,封府有錢,對下人向來不薄。
將來存了點銀兩,找個好人家嫁。」
既然這樣,六兮便痛痛快快的答應了客棧大娘。

《折月煮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