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一世,病嬌反派他以下犯上
重生一世,病嬌反派他以下犯上 連載中

重生一世,病嬌反派他以下犯上

來源:google 作者:文黛玉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白子琰 陳明斐

上一世,他可憐那個男孩,將他留在身邊,誰知他卻黑化成了反派,與他為敵,將他囚禁,讓他失去自由再睜眼,他又一次遇到那個病嬌反派小逆徒,看着他可憐巴巴的眼神,原本想斬草除根的心再次被融化「罷了,這一次為師定好好護你,不會再讓你受委屈黑化了……」可誰知,這一個錯誤決定,再一次誤了他一生妖孽逆徒將他困住:「師尊,不管重生多少次,你都會是我的……」展開

《重生一世,病嬌反派他以下犯上》章節試讀:

大長老是個保守派,他向來不會允許白子琰做出任何危險的舉動。

就比如現在,聽到白子琰要去正面抗爭,他第一反應就是用力搖頭,不停的擺着手說:「萬萬不可!咱們從來沒有對付過用蠱術的敵人,甚至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貿然前往,絕對會中了人家的圈套!」

「我知道,可是我也不想當縮頭烏龜。」

白子琰說:「這件事我意已決,不用再勸。唯獨可以說的,是你們放心,我必然會平安回來的。」

大長老還是那副緊張的模樣:「你……」

話還沒來及說出口,就被身邊的其他長老拍了拍肩膀。大家七嘴八舌的勸說了起來,無非就是說白子琰在山上待了這麼長時間,也該自己下去轉轉了。說秘境開啟之後,他們都會跟着一起。

就這樣安慰了許久,大長老臉色才總算是好了一些。撇了撇嘴,他說:「那我也跟你們一起去。」

「不,」白子琰搖了搖頭:「不僅您不能跟我們一起去,其他的長老也不能全去。畢竟對方針對的到底是我,還是我們這個門派,尚且還無從得知。如果大家一起去,沒有人守家,那可太容易被人闖空門了。」

這話說的也確實在理。

幾個長老面面相覷,最後只能轉身開始商量,到底要選擇誰跟着一起。

白子琰沒有參與他們的這個話題,只是又看了看旁邊段洵清的屍體,他嘆了口氣,在手中燃起了一團火焰,扔到了對方身上。

烈火灼燒起衣服,然後慢慢的爬上了頭髮身體。噼里啪啦的響起,那些還沒有得出結論的長老,也瞬間安靜了下來。

就算是對於修真者而言,這一副軀殼也是很重要的。

死留全屍,算是尊重。

而這樣被烈火灼燒乾凈,換一種方法來說,也可以叫挫骨揚灰。

段洵清確實是做錯了事情,可在他死後連他的屍首都不放過。這種做法,實在是讓人很難跟白子琰這種溫柔慣了的人聯想到一起。

白子琰也猜到了眾人的反應,他淡淡道:「他身上能跑出來一隻蟲子,就不知道還能不能跑出來其他東西。或者就算是只有蟲子,若是還有一些我們沒發現的,那就是隱患。大長老說的沒錯,我們還不知道該怎麼對付蠱蟲。那就安全起見,根本別讓它們出現。」

燒了屍體,也能在同時燒掉屍體上寄存的蟲子。

這確實是一個極好的方法。

眾人面面相覷,最後點頭一同稱是。

白子琰就站在原地,看着段洵清的屍體在烈火中變成了飛灰,才終究是落了一聲嘆息,轉身離去。

夜荒在他身後亦步亦趨的跟着。

走出了院子,遠離了那些長老,白子琰才回頭看向夜荒,有些擔憂的問道:「剛剛看到那個場面,你害怕嗎?」

夜荒一時間沒明白過來他在說什麼。

等意識到的時候,他立刻就做出了一副強行鎮定的模樣。僵硬的搖了搖頭,他說:「不怕,不就是燒個屍體嗎?一點兒都不害怕。」

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身體一直在不由自主的顫抖。眼神飄忽不定,反正就是不敢去看白子琰的眼睛。

這根本就是被嚇到了嘛。

白子琰在自己心裏得出了結論。

拍了拍夜荒的肩膀,他說:「剛剛本來想讓你走,可是你說你想鍛煉一下,才讓你留下來的。看了這種畫面,會有些心理陰影,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在你師尊我面前,沒必要藏着掖着。」

夜荒眼神閃爍:「那……那如果我今天害怕的話,可以讓師尊您抱着我睡嗎?」

他這話說的天真又直白,完全沒有任何不該有的滋味。

白子琰很難把他和記憶中的那個瘋子聯想到一起,所以並沒有做什麼太多的猶豫,他就笑着說:「行,如果你害怕,就躲在我懷裡,師尊會保護好你的。」

夜荒害羞的抿了抿唇。

兩人又往前走了幾步,他想起了什麼,抬頭重新看向白子琰,夜荒說:「師尊,您方才說的那個秘境,我可以一起去嗎?」

「當然不可以,你在想什麼呢?」白子琰拒絕的乾脆利落,根本沒有給對方討價還價的機會。

他說:「秘境這種地方,本來就十分的危險。那裡還有人摩拳擦掌的等着,想要對我們下黑手。這是九死一生的局,我怎麼可能帶你過去?到時候你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待着,我會讓明斐給你指導修行的。」

夜荒急了。

如果真的把他留在門派里,那秘境之中發生什麼危險的話,他不就沒辦法保護白子琰了嗎?

伸手過去扯住了白子琰的衣袖,夜荒說:「師尊,我……」

「什麼都不要再說了。」白子琰打斷:「唯獨這件事,我絕對不會讓步。」

這是夜荒入門以來,白子琰第一次對他嚴肅到這種地步。

夜荒知道,如果自己再執拗的說下去,這個脾氣好的師尊,是會跟他翻臉的。

張了張嘴,最終他老老實實的選擇了不發出聲音,跟在白子琰身後,沉默着回去了屬於他們兩個人的院子。

白子琰一路上都沒再開口。

夜荒有些擔心自己踩雷,也不敢去說什麼。

等到進了屋,白子琰讓他修鍊。夜荒就老老實實的在那棵桃樹下坐了下來,擺出了一副修鍊的姿勢,思考着該如何在白子琰不知道的情況下,跟他一起進去秘境。

白子琰把他扔在院子里,自己就轉身離開了。

不知過了多久,重新回來的時候,他手裡拿了一根糖葫蘆。

夜荒聽到腳步聲,他睜開了眼睛。看到白子琰手中的糖葫蘆,他愣了一下:「師尊,這是……」

「從廚房裡要過來的,」白子琰說:「方才對你有些凶了,這是師尊給你道歉的禮物。如果你接受了,就算是原諒我了。可以嗎?」

夜荒有些不知道自己該露出什麼表情。

他從來都沒有生氣,又何談原諒?

不過白子琰都這麼說了,他就老老實實伸手接過了糖葫蘆。然後有些好奇問道:「為什麼是糖葫蘆呢?」

「因為我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白子琰嘆了口氣。

上輩子的記憶里,似乎從辟穀之後,夜荒就沒怎麼吃過東西了。所以想猜測他對什麼有好感,那實在是太難了。

白子琰說:「所以選擇了我喜歡吃的東西,你嘗嘗看?甜甜的可好吃了。」

夜荒眯了眯眼睛。

直接將糖葫蘆橫在了白子琰面前。

意味深長的笑道:「那師尊,您先咬一口吧。」

《重生一世,病嬌反派他以下犯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