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撞南牆
撞南牆 連載中

撞南牆

來源:google 作者:脆皮玉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南薔 葉庭安 霸道總裁

南薔知道自己的終身幸福在家人的眼中根本就不重要,為了家族的利益,他們強迫她嫁給了一個媽寶男,兩人結婚不久,她的丈夫就將情人領進了家門,而且那個女人還懷上了孩子南薔一怒之下主動招惹了豪門大佬葉庭安,她原本只是想報復一下那些曾經背叛了她的人,可沒想到自己卻招惹了一個惡魔...展開

《撞南牆》章節試讀:

南薔掛了電話後就有點不好的預感,她一向聰明,立馬猜到了肯定是鄭皓軒去告了狀。
她忍住想打電話過去罵人的衝動——得,他不找他的媽媽了,直接找了自己的媽媽。
南薔深吸一口氣,調整好自己的心情,「掉頭,去南家。」
剛進南家的家門,一個陶瓷花瓶就碎在了南薔的腳邊。
「婚內出軌還舞到了她老公面前,我沒有這麼無恥的女兒!」
南父在大發雷霆。
南母在勸他,「有什麼事情等她來了再問清楚。」
南薔冷下臉。
鄭皓軒告狀說了自己出軌的事情卻沒有說他的。
真有一套。
南薔穿過走廊到大廳,看到南父南母時,南父立馬對她怒目而視,「你這個孽女!
還有臉回來!」
「有時間生氣,不如找個人查查到底是誰先出軌的。」
南薔語聲冰冷,「鄭皓軒跟我結婚第二個月就在外面的會所包養了一個女的,還在她身上砸了一千萬。」
南父愣了一下,隨即更加生氣地道:「即便他出軌了你也得恪守婦德!
你婚內出軌傳出去像什麼話!」
南薔嗤笑了一聲,「我們南家還有臉面?
不是早就被您年過五十還老當益壯養了四個小情人的事情丟完了嗎?」
「南薔!」
南母臉色鐵青地喊住了南薔,「你給我少說兩句!」
南薔看着臉色難堪沒有再說話的南父,看他動嘴又想罵自己的模樣,「媽,你勸我不如勸他少說兩句。」
「圈裏面聯姻夫妻各玩各的還少嗎?」
南薔冷笑道:「當初鄭家要我嫁過去的時候我就說了,別指望我當什麼賢妻良母,我南薔一輩子都學不會。」
南母按着南父坐下,示意他先不要說話,緩和着口氣對南薔道:「媽也知道聯姻是委屈了你,這件事情是你爸爸先聽信了鄭皓軒他媽媽的一面之詞,是你爸爸做得不對,媽回頭替你好好說他。」
鄭皓軒他媽媽?
南薔這下真是氣笑了,原以為是鄭皓軒來告狀,結果還是這個媽寶男死性不改找了他媽,然後他媽直接告到南父這裡來了。
之前認識鄭皓軒這麼多年,怎麼就沒發現這人能做到這麼奇葩的地步。
但南父一向大男子主義,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放過南薔,眼看着他張嘴又要開始訓斥自己,南薔正想着要找個什麼借口遁走。
管家便匆匆忙忙地跑進來,「老爺,夫人,大小姐,葉家的葉少爺來了。」
葉庭安?
南薔怔了下,下一秒回過頭時已經看到了門口出現的頎長身影。
自己走的時候,他還在床上沉睡,現在居然換了身衣服就來了她家。
他想幹什麼?
「葉少?
您怎麼來了?」
南父南母都迎到了門口,笑得無比熱切,那眼神,就跟看到了搖錢樹一樣。
也對,葉家是國內數一數二的豪門,南家雖然也很有錢,但和葉家這種老牌豪門相比還是差了不止一籌,他們怎麼可能不熱情?
葉庭安扯着唇角淡淡的笑了笑,「來找南薔。」
他的視線精準的落在南薔身上,看到她眼底一抹不耐煩的時候,嘴角的笑容更甚。
南父愣了一下:「找南薔?」
「是,她有點東西落在我那了,給她送過來。」
葉庭安朝南薔走去。
南薔皺眉,有些不耐煩地垂着眼欣賞自己新做的美甲。
昨夜這雙纖細秀麗的手攀在葉庭安脖頸上,他的後背到現在都還有昨夜她情不自禁時留下的指甲痕迹。
「南薔,」葉庭安走到了南薔面前,伸出了手,修長的手指捏着一對耳環,淡然遞了過來。
「你昨晚落下的。」
他的聲音很好聽,低沉又有磁性,但是他說出的話,卻讓南家三個人同時色變。
南父南母震驚的盯着葉庭安,而南薔恨不得錘爆葉庭安的狗頭。
這個男人腦子裡裝的都是水嗎?
「葉,葉少,您什麼意思?」
南父說話都結巴了,懷疑的視線在葉庭安跟南薔之間來回梭巡。
葉庭安一臉淡然的開口。
「我的意思是,昨天晚上,南薔跟我在一起。」
南薔一口咖啡險些從喉管里嗆出來。
她雪白的小臉漲得通紅。
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夠叛逆了,結果葉庭安這人居然比她還要叛逆,直接在她爸媽面前雲淡風輕地告訴他們「昨晚就是我睡了你女兒」。
葉庭安果然不是一般人。
他這句話一說完滿屋寂靜,偌大的別墅空蕩無聲,半晌南父才結結巴巴的道,「葉少,這、這到底……」葉庭安還好整以暇地矜貴的朝他頷首,「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
南父又不說話了,他看起來像是被這個消息衝擊到了,一時間有點緩不過神來。
還是南母心理素質強些,勉強笑道,「葉少,您就別開玩笑了,南薔可是已婚的人。」
南薔皺眉道:「我剛剛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跟鄭皓軒本來就是各玩各的,他自己玩得比我還花還要惡人先告狀。」
她冷漠地道,「更何況我跟葉少也就是玩玩而已。」
這話一出南薔就覺得葉庭安似乎驀地看了自己一眼。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感覺房間里的溫度都降了幾度。
南父南母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葉庭安就再次開口:「二位也不用責怪南薔,她並沒有犯錯。」
男人語氣嚴肅,那架勢,好像南父南母怪南薔就是怪他。
南父南母哪裡敢去怪葉庭安,葉家三代獨苗他們可惹不起,只能口頭不痛不癢說了幾句,就同意葉庭安把南薔帶走了。
南薔走出南家別墅大門那一瞬,感覺空氣都清新了許多。
她懶懶地扯了一下前面那人的袖口,「葉少怎麼突然來了?」
葉庭安輕描淡寫地道,「過來撈你。」
南薔心情很好的朝着葉庭安笑了笑,「謝謝,回頭請你吃飯。」
葉庭安眸色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順便告訴你件事情。」

《撞南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