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連載中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犬馬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犬馬 玄幻魔法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毫無疑問是陸闖的:「早安,老婆。」 一天兩次的份額,他一次不浪費。 而且這才第二天,陸闖已經熟練得彷彿他們真的已經結婚。 「早。」喬以笙啼笑皆非,利索地爬起來。 陸闖完美詮釋了跟屁蟲和粘人精,又跟又粘地送她到工地上班為止。 下車前喬以笙特地叮囑:「你干點陸大老闆該有的正事。」 陸闖一大早,嘴裏就叼着她買給他的棒棒糖:「最近陸大老闆的正事就是偷戶口本。」 喬以笙:「……」 目送喬以笙在阿苓的陪同下安全地進工地之後,陸闖就查了查,如果沒有戶口本,能不能去登記結婚。 確實有辦法,但有點麻煩。反正還是以偷戶口本為優先考慮,其他辦法為下下策。 啟動車子,陸闖決定今天再回陸家一趟。 - 進到辦公室,喬以笙日常給自己和莫立風各煮一杯咖啡。 因為有點懷疑莫立風可能也有心理方面的疾病,出於關心,喬以笙佯裝閑聊,明知故問莫立風訂婚宴結束後是怎麼回工地宿舍的。 莫立風說了代駕。 喬以笙又問他是不是一個人。 莫立風如她所願地提及mia。 喬以笙順勢多講了兩句mia,介紹了mia的職業,還毫不避諱地告訴莫立風,她之前在mia那裡做過心理方面的一些諮詢,誇讚mia的專業水平。 莫立風已經坐回他的工位里了,淡淡回給喬以笙一句:「嗯,她給我名片了,要我有需要的話找她。」 「……」喬以笙的一口咖啡嗆在喉嚨里。 原來mia這麼勇這麼直白的? 不太好吧?告訴人家自己的職業,又馬上讓人找她,不就間接在說人家有病,一般人聽了都不會高興。 ――對了,沒記錯的話,好像mia當年也是這樣搭訕陸闖的…… 不是吧?那喬以笙猜對了,mia真正興奮的是,發現了一位潛在的新病人……? 如果這樣的話,mia和莫立風之間可能暫時就不存在八卦了。據她所知的常識,心理醫生和病人之間,不能發展醫患之外的關係,違反心理醫生的職業道德,在行業內將受到處罰。 「沒事?」莫立風天生自帶冷意的三白眼看向她。 喬以笙抽紙巾捂住自己的嘴,止住自己的咳嗽,搖搖頭。 莫立風收回視線,專註在他的電腦屏幕上,提前進入工作狀態。 僱傭他的老闆,狠狠地賺到了。誰能比得過莫立風,看上去總像恨不得把他一天二十四個小時全貢獻在建築上。 喬以笙自愧弗如地擠着時間,先在自己的平板電腦上翻看陸奶奶的資料。 陸闖特地今天早上才發給她的,為的就是避免她昨天晚上看完資料又和他討論,不去睡覺。 喬以笙看完之後只覺得,不知該從哪兒和陸闖討論起。 資料太簡單了。 是陸清儒因為談生意出差而在外地認識的,帶回霖舟。 沒有她的具體出身,資料里記錄的是陸家內部自己的說法:普通人家,父母早亡,早早出來社會謀生。 據陸清儒自己給陸家人的說辭,陸奶奶在茶館裏工作,陸清儒和生意夥伴在茶館裏見面,無意間結緣的,然後兩情相悅。 但陸家人自己私底下有傳聞,陸奶奶其實出身風月場所,不體面,所以陸清儒刻意隱瞞。 無論如何,陸奶奶都是麻雀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典型案例。 喬以笙首先記起的便是宋紅女曾經在提及陸奶奶時的那種瞧不起…… 資料里沒有陸奶奶年輕時的照片,只有陸奶奶作為遺照的圖片,差不多是陸奶奶離世前兩年拍的,和孩子一起在照相館裏拍的,專門截下來的她。 而她離世的年紀,還不到四十歲。 面貌間能瞧出和余亞蓉有幾分像,但比起余亞蓉,給人的感覺就是非常能勤儉持家的賢妻良母的樣子。 由於陸清儒的低調,導致直到陸家晟的出生,才有人知道陸清儒結婚了。但陸清儒保護得很好,外面幾乎沒人知道陸奶奶究竟是什麼樣的。 資料里附有幾則以前的新聞,大致意思是說陸清儒總是讓人忘記他是個有家室的男人。 而陸清儒又是個生意人,在陸氏集團掌控霖舟媒體的話語權之前,少不得流出過一些桃色花邊。 再有的內容,就是關於陸奶奶分別於哪一年生了陸家晟、余亞蓉、陸家坤。 這個女人的一生,頭尾是生卒年,中間被結婚日期和生育日期所代表,草率地概括完了。 ……怪不得在陸家內部,都幾乎沒有存在感。 像一個……工具人?――這是喬以笙腦子裡冒出的一個詞。 瀏覽結束,她的心裏特別堵得慌- 約莫十點鐘,喬以笙收到聶季朗的消息,告訴她,警方到醫院,向聶婧溪了解縱火案。 因為救得及時,加之聶婧溪本身死的決心估計也不夠大,沒有下狠手,所以聶婧溪的傷情並不嚴重。 交辦警方這件事,也並未因為聶婧溪的割腕便擱置。聶季朗親自向警方提交了賬戶的證據,於是本來已經隨着保姆的口供而結束的縱火案重新被提上來。 聶季朗主要通知她的是:【你是受害者,等警方問完婧溪的口供,應該是要找你的】 喬以笙:【嗯,謝謝小叔叔】 等反應過來時,喬以笙發現自己不知不覺間又問了聶季朗一句話:【小叔叔,你覺得以前陸爺爺找到你媽媽的時候,你媽媽對陸爺爺還有感情嗎?】 這是一句喬以笙已經知道答案的問話,宋紅女說過有的,宋紅女應該沒撒謊,而現在她又知道了佩佩曾經為陸清儒生過孩子…… 那麼旁觀者看得出來嗎?聶家的其他人,喬以笙是問不到了,只有一個聶季朗能問。但不應該問。不僅對佩佩沒禮貌,也可能引起聶季朗的注意,畢竟聶季朗是只老狐狸。 她卻不小心問了。 趁着時間還沒過,喬以笙趕忙撤回。 然而聶季朗的電話直接打了過來。 喬以笙:「……」 現在手頭都沒有緊急在忙的事情,不是不能接。但她不接為妙…… ――結果喬以笙還是選擇走出辦公室,到外面,划過接聽鍵:「……小叔叔。」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