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強狂龍
最強狂龍 連載中

最強狂龍

來源:google 作者:青椒炒紅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煌 沈紅鯉 都市小說

一紙婚約,讓曾經的龍騎軍統帥,被變相軟禁林煌走出龍淵地獄這一刻,整個世界都將為他而顫抖復仇之火,熊熊燃燒,他誓要奪回屬於自己的一切,守護自己的愛人風雲驟變,血流成河,屍骨如山,他依舊一往無前展開

《最強狂龍》章節試讀:

「殺人技?哼,你殺過人嘛,知道殺人什麼感覺嗎?在這裡大言不慚,也不怕閃了舌頭。你如果害怕就直接說,我也不會取笑你,誰讓你是小魚的老公呢?可就你這樣的懦夫,也配得上小魚嗎?如果你還算有自知之明的話,還是儘早的離開小魚的好,別毀了小魚的名聲和前途。」

馮如軒極盡挖苦之能,言語里滿是嘲諷。

陳漁的臉色也是愈發難看,陰沉着臉,滿眼都是對林煌的蔑視。

「要不這樣,別說我欺負你,只要你能在我手裡十招還不倒下,就算你贏了。不過,如果你輸了,你就跪下給我磕三個響頭,然後再叫我三聲爺爺,怎麼樣?有沒有膽子?」馮如軒挑釁道。

「好吧,既然你想玩,那我就陪你玩玩。」林煌有些無奈,看樣子不出手馮如軒是不肯罷休了。

馮如軒陰冷的笑了一聲,眼神暴戾。

「算了,免得你把我衣服給扯壞了,我可沒幾件衣服。」林煌撇了撇嘴,脫下T恤,徑直走上台。

古銅色的肌膚,渾身肌肉賁張,背上縱橫交錯的疤痕觸目驚心;甚至,槍眼清晰可見。

眼見這一幕,在場的人皆是一愣。

馮如軒忍不住暗暗有些心驚,雖然林煌只是淡淡的站在那裡,卻彷彿一座高山般,強大的氣勢鋪天蓋地的壓來,讓他只覺得呼吸都有些困難。

「流氓就是流氓,成天跟那些犯人混在一起,能有什麼好。」陳漁譏笑道。

「小魚,你就不擔心嗎?」宋青竹問道。

「我為什麼要擔心?丟人現眼的是他,也讓他有點自知之明,最好是主動跟我解除婚姻,也免得我去說服我爸。」陳漁冷冷的說道。

宋青竹看了看她,無奈搖頭。

就憑林煌身上那觸目驚心的傷疤,宋青竹就覺得他絕非一般人可比,也遠非僅僅只是一個獄警那麼簡單。況且,她一直也都看馮如軒不順眼,如果林煌能教訓教訓他,宋青竹也和是求之不得。

「咕咚!」

馮如軒咽了一口唾沫,明顯有些被林煌的氣勢鎮住,顯得有些緊張。

「來吧,速戰速決吧。」林煌聳聳肩,有些松垮垮的站在那裡,絲毫沒有一點高手的架勢。

馮如軒咬了咬牙,惱羞成怒,厲聲道:「好,那就讓我好好教訓教訓你。」

話音落去,馮如軒踏步上前,雙手抓住林煌的肩膀,用力扭轉,就想將林煌摔翻在地。然而,林煌只是靜靜的站在那,任由他用盡全力,卻依舊穩如泰山,絲毫不動。

馮如軒愣了一下,臉上明顯有些掛不住,猛地一把抱住林煌,大喝一聲,就想利用自己腰部的力量將林煌來個背摔。

「這是軒少最拿手的背摔,利用腰部的力量,將對方狠狠的摔倒在地,當日軒少奪得冠軍靠的就是這一招。」

「這下有那小子好受的了,這一記背摔,還不將他的屎給摔出來啊。草雞就是草雞,也敢不自量力跟軒少較技,簡直就是螳臂當車。」

可馮如軒卻不像他們說的那般輕鬆,任憑他使出吃奶的力氣,林煌卻依舊不動如山,穩如老狗,彷彿自己所有的技巧在林煌的面前都沒有任何的用處可言。

「到我嘍。」林煌微微一笑,猛然間一把抓住馮如軒的手臂,用力一翻,直接將他摔了出去。隨即,林煌一腳狠狠的踹在騰空而起的馮如軒腹部。「砰」的一聲,馮如軒宛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重重摔倒在地。

眾人的表情瞬間凝固,一個個面面相覷,不敢置信。

馮如軒可是濱海城柔道大賽冠軍,更是濱海城柔道協會副會長,怎麼會輸給林煌?而且,還輸的這麼慘?

「林煌,你幹什麼?只是切磋一下而已,你下手幹嘛這麼重,你想要軒少的命嗎?」陳漁衝到馮如軒的身邊扶起他,憤怒的說道。

「如果剛才是我被他摔出去,你還會這麼說嗎?」林煌冷笑道。

陳漁愣了愣,喝道:「總之就是你不對,還不趕緊給軒少賠不是。」

「有病!」

林煌哼了一聲,扭頭揚長而去。

陳漁的做法讓他有些難以接受,明明就是馮如軒等人想要刁難他,現在卻反而成為自己的不是。就算時間可以改變一個人,也不至於會讓陳漁變得這樣不通情達理,這樣不分是非黑白吧?

「小魚,你有些過了。」宋青竹埋怨道。

「難道我說的不對嗎?他不就是想要顯示他有多厲害,好讓我對他刮目相看嘛。哼,就算他會功夫那又如何?就憑他一個小小的獄警,就算他功夫再厲害,我也不會喜歡他。」陳漁輕蔑的說道。

宋青竹無奈的搖了搖頭,暗自嘆息。

她以前認識的陳漁不是這樣的人啊,什麼時候變成這樣?

「咦?那是咱們龍國的女戰神葉傾城嗎?還有她身邊那位,是雷霆集團的總裁雷動?」

不知誰叫了一聲,所有人的目光統統看了過去。

「不愧是讓所有鬚眉都要俯首稱臣的人啊,任何女人在她面前都不免有些自慚形穢,我要是能娶到她,就算是讓我短壽十年我也願意啊。」

「你就別做夢了。葉傾城可是咱們龍國最年輕的少將,戰部數一數二的大人物,更是燕京城葉家的千金,你就是給人家舔鞋底人家恐怕都不樂意。」

「跟她說話的那個女人是誰?」

「這你都不知道?那是咱們濱海城沈氏集團的總裁沈紅鯉。雖然比葉傾城稍微差了一些,可也是咱們濱海城最厲害的女人。沈氏集團資產百億,那可是能和雷霆集團並肩的企業。」

「你們還是別打她的主意,我聽說沈紅鯉是個冷血動物。當年她父母雙亡,所有的親戚都跑來爭奪家產,她卻直接將父母的屍體抬到會場,以雷霆手段震懾所有人,接掌了沈氏集團的大權。」

聽着眾人的議論,陳漁緊緊的咬着嘴唇。

「遲早有一天,我也能像她們一樣。林煌不過是個小小的獄警,山雞焉能配鳳凰?」

《最強狂龍》章節目錄: